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洛阳失联副市长藏长沙两月有人靠近就关房门

2018-10-28 12:06:47

洛阳失联副市长藏长沙两月:有人靠近就关房门(图)

10月8日,长沙市马王堆新合区D6栋1单元5楼左侧房屋,房门上贴有“Are you happy的字样。

10月8日,长沙市马王堆新合区D6栋1单元五楼(红圈处),洛阳市副市长郭宜品曾藏身于此。图/陈正

失联60多天的洛阳副市长郭宜品,10月6日在长沙马王堆一出租房内被抓。目前,他已被移送回河南。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长沙?藏身长沙的这两个月他是如何生活的?潇湘晨报再次回到现场,探访了出租房房东、邻居和周边商户,从他们的回忆中,我们试图还原郭宜品与外界“失联”这些日子的生活。

“老倌子”没带行李来租房

10月8日下午,长沙马王堆陶瓷建材城新合区D6栋1单元。

房东张女士拎着刚清扫完的两袋垃圾,从5楼左侧的一处出租房走出来,这处出租房,就是郭宜品被抓前租住的地方。

回想起当时郭宜品前来租房时的情景,她说“一切很正常,他说话感觉也比较老实”。她回忆,那是8月中旬的一天,她接到一个男子打来的,对方说普通话,说看了外面的租房广告,想要租房子。

挂完,她骑着电动车赶到D6栋,见到了要租房的男子(即郭宜品)。“当时他穿着一条短裤和一件汗衫,一米七的样子,有点胖,没带任何行李。”张女士当时还纳闷,这里一向是年轻人来租住,这个“50多岁的老倌子”怎么一个人来租房。

男子提出要租个一室一厅、可以做饭的房子。按照他的要求,张女士带他来到5楼左侧的一间出租房内,并告知这个户型一个月的租金是800元。在屋里打量几圈后,他称要再考虑一下便先行离开。

过了一会,男子又回来找张女士。“可能是到其他地方比较了一下,就定了租我这里。”张女士回忆,办理租房手续时,男子出示的身份证显示他姓李,“他说自己是河南人,其他没多说。”之后,对方付给了张女士一个季度共计2400元的房租。

房东张女士回忆,男子入住时,让她提供一些旧枕头、床单和被子给他用,“我还以为他身上没带够那么多钱,买不上呢。”

一旦有人靠近房门就关了

在郭宜品租住的两个月期间,张女士只和他见过两次面。除了租房的初次打交道,还有一次是来问他要号码,“方便日后找他结清一个季度的水电费”。张女士说,那次过来她发现,这位租客买了厨房用具在家做饭。

他租住的这套出租房为一室一厅,面积约40平米。进门的客厅里摆着一张床,墙上贴着几张医药广告宣传单,餐桌上还有一双筷子,以及饭勺、汤勺和两个菜碟,一个塑料袋里还有没吃动的饼干和猕猴桃。厨房里,液化气灶上的锅里还有剩余的几根面条。“他都是买菜自己在家做饭吃。”张女士说。

卧室的衣柜里,郭宜品的衣物已经被带走,只剩下挂着的三两个衣架。房间里,还有一台小电视机对着床。

房间里还找到一把水果刀和一支香烟,但房东也不确定,这些东西是郭宜品的还是以前租客留下的。

住在郭宜品对面的邻居是两个潮州小伙,他们比郭宜品搬来的时间晚些,但一个多月下来,他们从没见过这位“神秘”的邻居,甚至之前都“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有几个人住”。

“我们每天傍晚五六点回来,只听到他房间里传出很大的电视机声音,灯也是开着的,就是没见过他人长什么样子。”其中一位小伙说,偶尔几次看到郭宜品的房门半开着,但一旦有人靠近,里面就立刻把门关了,“反正感觉他有点神秘,警惕性也比较高。”

从没注意到这张陌生面孔

出租屋所处的长沙马王堆陶瓷建材城新合区,来往的外地人较多,一番打听下来,几乎周边所有店主都没注意过郭宜品这张陌生面孔。

“这里好多来租房的外地人,都是说一口普通话,没太注意过有这么一个人。”附近瓷砖店老板苏女士说。顺着郭宜品居住的出租房对面的一排店铺打听,大家都说没见过郭宜品,都只是听别人说或者从报纸上才知道10月6日下午公安民警在这里抓走了一个人。

马王堆陶瓷城新合区D6栋楼下,石材店老板娘颜女士说,10月6日郭宜品被警方抓捕的当天,她和丈夫就在现场。“但我们当时都不知道抓的是谁”,直到事发隔天,10月7日早上,当颜女士和丈夫拿起当日的报纸一看,才发现,这个被抓的“老头子”竟然是洛阳市的副市长。

“我们一看报纸,就发现照片里押解郭宜品的那两个人,还在我们店里坐过呢”。颜女士说,“那两个人”应该就是民警,“只不过他们当时没穿警服,我不知道他们是民警”。

颜女士回忆,6日下午她外出回来时,老远就看见店里有很多人,坐的坐,站的站,“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客人,还招呼他们随便看看”,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便衣民警。这些人坐了一会,直到一辆湘A牌照的警车开到楼下,他们才上楼,随后带下来一名“老头子”,“老头”坐进后座,一行人随即离开。

“他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们都以为是谁家的老头子呢”,颜女士说,谁都没想到他竟是一名副市长。

[藏身地环境]这里租金便宜,外来人口多

郭宜品藏身长沙的这栋出租房,一共有6层。层临街的房屋全部租出去做了店面,成了一条小型的买卖石材、瓷砖的商业街,而楼上几层则用来出租给人居住。长沙市民老陈在这个小区里住了十几年,是个老居民了。

老陈说,这个小区是2001年左右建起来的,房主基本都是马王堆附近被拆迁的农民。没了土地后,他们将这些房子变成出租屋,隔出隔间,月租金从500元到1000元不等,就用来“赚点钱”。

同样租住在这里的顺欣石业老板娘认为,这个小区“环境不好,条件又差”,因租金便宜,来往的外地人口很多,“人和人之间基本都不认识,治安也不好”。(滚动刘双李柔)

幕墙铝单板
星力捕鱼注册送分
上海刀片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