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网络

补天道 千一六 界主百十雄,舍剑谁为尊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8:27

补天道 千一六 界主百十雄,舍剑谁为尊

嗡――

随着众界主的集中,天空中传来了“嗡嗡――”的摩擦声。

那不是什么物质的摩擦,那是力场的摩擦。多少界主放出了力场,每一片力场都有自己的属性。带着属性的力场在空中摩擦,不仅有剑鸣一般的摩擦声,更有摩擦之后的火花四溅。

最中间的封印,就如皓月一般,当空悬挂,众人都是逐月的飞蛾,冲着光芒飞扑。

其中一个老者速度最快,他的速度在界主当中,也是难以想象的迅捷,比其他人领先一筹,他的立场泛着淡淡的蓝色,仿佛闪电一般。他身躯上,也浮现着淡淡的电气,显然是力场化形之故。

这是带有电光属性力场的界主。

眼见他要捷足先登,后面的界主纷纷呵斥,其中有一个笨重些的界主,稍稍坠后,索性停了下来,一手指天,一股气息冲天而起。

只见他周身泛起金属的颜色,最上空,一个巨大的虚影越来越凝实。

力场异象!

片刻之间,一口大钟已然成型。大钟上面浮动着金色雕饰,庄严凝重,栩栩如生。他凝聚异象比当初的裘意真轻松百倍,更真实百倍,实力显然不是一个层次。

“当――”

一声钟声敲响,声震百里。在场的众界主的身形都在空中顿了一顿。

这不是时间停止的凝滞,而是在场的众人遭受震荡之后,不由自主的反应。包括在最前方的那老界主。

“当――”第二声钟声再次响起。

这一次,却没有人再停止,界主们周围,立刻闪动起不同形态的异象。有的是宝剑,有的是葫芦,也有人偶,不同形态,却都抵御住了钟声。

不过在这个时候,那笨重界主已经超过了众人,冲在最前方。他只是相对笨重,其实也是一个极强大的界主,竞争对手一瞬间的停滞,足够他赶上去了。

而此时,封印已经唾手可得。

正在这时,一个身材消楸,背负宝剑的界主大喝一声,身子突然化作一道剑光,向前飞出。

此前那界主已经释放出自己的异象,正是锋利无匹的宝剑,此时他和那宝剑合身为一,化作一道长虹向前飞去。凡是他路过的界主,皆感觉寒意迫睫,不由自主的后退。

在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当即有人道:“是剑之主斐太光!”

提到这个人的名字,连在人群中的浦师叔都觉心惊肉跳,暗道:“这老儿还活着!”

连老怪物浦师叔都叫那剑之主老儿,可见此人有多大年纪。事实上他比浦师叔还大一辈儿,早在浦师叔刚刚成为界主时,此人已经名满天下,被称为古往今来第一剑武。虽然此话很大,但他纵横多年,每人能说出一点异议。

后来此人归隐,至今也上千年了,人都道他去世了,没想到今日又见。便见他望之不过四十许人,剑气犀利依旧。

无论是风还是电,皆有迅疾之名,但此时最快的,还是剑!

剑气惊鸿,剑虹眨眼之间,已经到了通灵封印之前,斐太光伸手去抓封印,五指已经合拢――

没抓住!

他的手伸进光里,抓住的只是一团虚影,封印从他手指缝里飞了。

那封印越飞越高,灵活至极,竟比他的速度还快,眼见这一次抓不住,恐怕永远也抓不住,他福至心灵的一动,伸手拔出背后宝剑,用剑尖去够那个封印。

就在剑尖接触到封印的一瞬间,众人眼前一亮,如幻彩般的光芒霎时亮起,剑器和封印在一瞬间重合了。宝剑嗡嗡震动,一丝虚影从剑尖处飞出。

在虚影出现时,在场众人心中都是一动,身上带着的宝器都不约而同的震动起来,宝器和鸣,仿佛万岳朝宗!

“宝器通灵!这是宝器通灵!”

众界主心头雪亮,同时热情澎湃起来――之前就知道这是通灵封印,但也不过是隐隐有所感觉,这时亲眼看见?封印通灵,带来的震撼当然完全不同。

一时之间,意象大放,所有界主都拼了命了,具象化也好,异象也罢,还有种种压箱底的手段,一时间全都释放出来,窄小的空间被这些强大存在挤压的不堪重负,左右波动,仿佛随时要碎成碎片。

这就是五方世界不能轻易进行界主混战的原因,世界的有承载力的,界主全力动手,超过了世界的荷载,空间湮灭,大家一起玩儿完。

这个道理谁都知道,若在以前,遇到这样危险的临界状况,众人恐怕就要罢手,但此时,有通灵宝器在前,众人都红了眼珠,谁都不肯退让。

此时,在场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想法:若是这一次我不能进阶神武道,就让世界毁灭了吧。

眼见众人已经到了近前,就是狂喜中的剑之主也不由得警惕起来,手中剑的虚影越发凝实,突然剑尖上近乎融合的封印一动,从剑尖上脱离,化作一道流光,飞向远方。

众人一窝蜂的跟上,唯独斐太光停了一下,看着剑影上盘旋不已的虚影,迟疑了一下,留在原地。

过了一阵,虚影终于凝实,斐太光放开手,长剑自己漂浮在空中。剑上出现了一个女娃娃,看样子最多七八岁年纪,相貌却已经透出几分冷峻。只是双目银白,没有焦距,看样子不像是活人。

就这么一个呆呆的小娃娃,却让斐太光仰天长笑,指着那娃娃道:“你是剑中诞生,赐汝名为剑玉!”

那小娃娃浮在空中,却没有表示。斐太光略叹息道:“到底是被封印催生出来的,不比真正通灵的宝器智慧。不过,实力应该不可同日而语。”

他嘴角上挑,眉宇中露出几分森然,道:“要找人试试我的剑。”

突然,他往一个方向看去,低声道:“是否大材小用?”

正这时,只听风起,一个身影远远奔来。那道身形被遁光裹着,速度差点就比上了斐太光的剑光。

斐太光眼睛一亮,道:“来得好。”身形一闪,正好截住那遁光。

遁光中,一个狼狈万分的界主停下身子,双目赤红,瞪着他道:“什么人?给我滚开!”

斐太光上下打量了一眼那界主,道:“一元万法宗掌门?”

那人正是使劲浑身解数从孟会凌手中逃生的关御浮,此时暴怒道:“你是什么东西?好狗不挡道,让开。”对方虽然是界主,可是只有一人,单对单他可不怕。说的同时,已经放开了力场。

清风拂来,瞬间变成了狂风,关御浮一上手就是杀手。

斐太光双目放光,道:“来得好――”手指一动,剑玉上前,一剑挥出――

寒光闪烁,刹那永恒!

这一剑让方圆百里一片银白,天上地下一切都黯淡了,只剩下剑光!

关御浮动作瞬间停止,目光满是不可思议,片刻之后,扑通一声栽倒。栽倒之前,头颅从脖子上滚落。

一剑,界主、力场、真气,一截两段。

堂堂一元万法宗之首,五方世界最有权力的人之一,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死在剑下,死时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斐太光哈哈大笑,喜悦无尽,道:“今日本座心情好,算你们走运了。”说罢拂袖而去。

等他离开,原本他盯住的地方,一扇透明的水墙出现,从里面踉踉跄跄跌出一个人来,哇的一口,喷出满地鲜血。

后面一个青年出来,扶住那人,道:“孟帅,怎么样了?”

孟帅直起身,道:“好多了。真特么背运。”

身后的段凌夜道:“纵然那剑客想拿你我试剑,也是生死一线。可他终究只是瞪了一眼,你不至于就因此吐血吧?”

孟帅没好气道:“当然不是那家伙的事儿。那些界主瞎他么放力场,这些压力可都是我顶着。我若顶不住,刚刚若是泄露了行踪,你猜是什么下场?”

段凌夜道:“辛苦了。你怎么不叫我?我替你顶一顶。”

孟帅道:“力场与我本为一体,谁也替代不了。我受伤倒是没什么,关键是计划出了纰漏。”

本来他想,在放开时间限制的时候,利用镜面做移动,趁乱脱离中心,可是时间一放开,那些界主扑上来,力场放开,不但压力骤增,连空间也变得震荡,到了崩溃的边缘。

空间有崩溃的危险,就以为这做空间移动风险巨大,脆弱的空间经不起任何动作,稍微一牵动,全盘皆崩,要留全尸都难。

因此孟帅的逃脱计划搁浅,只能利用镜面的隐蔽,先将自身藏好再说。就是藏好,也是在力场的重重挤压之下,等于是孟帅拿着力场防御其他力场的碰撞。显然孟帅的力场不如老牌界主的力场成熟,就算是只做防御,也是勉强。

也亏了刚刚力场混乱到极点,多出一个力场属性也无人发觉,不然孟帅绝做不到又要防御,又要隐蔽,早给人抓了出来。

段凌夜也想的清楚,道:“你休息吧。下面交给我了。也算运气不错,封印把那些家伙引走,我们只需要小心谨慎,料能平安撤离。”

孟帅皱眉道:“要那么容易就好了。”一面说,一面切换视角,监控远方。

突然,他惊道:“卧槽――这帮家伙把封印跟丢了,他们正在分散寻找。方圆千里之内,全是界主!”

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怎么样
东莞看牛皮癣多少钱
酒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乌鲁木齐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