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体育

混世主宰 第四十章 风与火

发布时间:2020-01-16 19:01:20

混世主宰 第四十章 风与火

通天路资格筛选的战斗是异常残酷的,这些参加筛选的弟子都在面对血腥的考验,向辰与姜映雪自然也不例外。

此时的向辰正面对他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强劲对手,那就是柳城的柳唐。

两个人都知道对方不是简单的角色,所以动起手来都格外小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而现在,两个人的战斗也到了关键的时刻。柳唐手中那黑色的长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炼制的灵器,面对向辰手中霸王曾经用过的化炎戟,竟然没有再第一时间毁掉。要知道这化炎戟可是连石族的镇世碑都能损毁的。

当然,向辰对此并没有什么意外,只不过出手的时候变得加小心而已。

嗡……

似乎是两个人都意识到应该是决战的时刻了,所以在这一次攻防的时候,两个人都出了力,就见到一杆大戟和一条长棍在半空中相遇。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多大的动静,只是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以两个人为中心向四周飞速的弥漫开来。

唰……

距离两个人比较近的人,当时就一个趔趄。显然是受到了这股灵力的波及,连身法都一些走形了。

咔……

向辰与柳唐都没有理会周围这些人的反应,两个人的注意力已经部集中到了手中的兵器之上。便在此时,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听到了一声轻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咔咔……

碎裂的声音越来越大,向辰与柳唐的眼神都是一凝。

不过,向辰的眼神在一凝之后,瞬间放出了光芒,可是柳唐的眼神中却满是难以置信。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现了这声音的来源,这声音正是出自柳唐手中的黑棍与向辰的化炎戟相接的地方。

啪……

一声脆响,紧接着就见到柳唐手中那条黑色的长棍在化炎戟的强压之下一下子破裂开来。与化炎戟相接触的地方瞬间化作了黑色的飞屑,原本一条长棍现在却变成了长短差不多的两截。

“不好!”柳唐的反应不可谓不,在他感受到手中的长棍断裂的时候,身子飞的后撤,想要脱离向辰攻击的范围。

向辰当然不能让他如愿,他的反应比柳唐还要上一步,在柳唐的身子刚要跳出去的时候,一杆大戟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肩头。

柳唐不敢动了,一双眼睛直瞪这向辰,那双眸子中依旧充满了意外和不可思议。他手中的大棍是什么东西自己清楚,乃是家族花了代价为他寻得的意见上等灵器,灵器这东西与普通的兵器不同,想要击碎可没那么容易,这只能说明向辰手中的那杆大戟比他手中的长棍还要厉害。

不过,让他意外的还是向辰的反应力。他的反应迅速,乃是用数的汗水换来的。柳唐自问,在训练的刻苦上,不会有人超过他,可是就这如此刻苦训练出来的反应力却比对手慢了一步,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当然,如果柳唐知道向辰的经历,或许他就不会这么想了。向辰的修炼其实丝毫也不比他轻松,甚至向辰对自己的要求加严苛。

向辰是曾经死过一次的人,那种死亡的力和恐惧深深震撼着他的心灵,在那次之后,向辰便默默发誓,一定不会让别人再轻易杀死自己。

向辰做到了,论是面对修为比自己高出不少的沈春恒,还是同样拥有远古血脉的伍雄,他都没有放弃,而且在与两个人的战斗中获得了不少的经验。

向辰出道以来经历的战斗并不算多,可是每一次都是生死之战,所以他对战斗的掌控和对死亡的嗅觉比一般人都要强得多。

反观柳唐,在这一点上便要逊色一些。他毕竟是大家族看重的子弟,在修为没有到达一定境界之前,柳家的人不可能让他涉险。从某个方面来说,虽然柳唐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训练也非常刻苦,可是他却没有真正面对过危险,没有经历过生死之战,所以在面对生死之战时,还是缺少经验,他像是一个在温室里培养的仙人掌,虽然有刺却不够锋利。

“我输了,你要杀便杀!”柳唐的眼中充满了落寞。

曾几何时,他是多么的骄傲,在柳城年轻一辈中没有敌手,周边的几个大城也难寻对手。可是现在他败了,败的很彻底,这是让论如何也不想接受的。

在这种场合,败就意味着死,柳唐已经有了死亡的觉悟。

“你真的想死?”向辰有些意外的看着柳唐,他知道柳唐是一条好汉,没想到面对生命威胁的时候,还能有如此气势,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向辰并不想杀死柳唐。

“我已经败了,请不要再侮辱我,给个痛吧!”柳唐的严重充满了决绝,或许也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充满骄傲的他很难接受失败的现实。

“我明白了!”向辰并不想让柳唐感觉自己是在羞辱他,羞辱一个不怕死的人,也并不是向辰想要做的。

“如果不是在这里,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这是向辰的后一句话,这句话说完,大戟已经插入了柳唐的胸膛。

“谢谢!”柳唐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飞的流失,一股力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的口中只来得急发出两个声音,便彻底倒在了地上。

“你杀了我们老大,你,你等着,柳家是不会放过你的!”那三个与姜映雪交战的小子也在关注着向辰与柳唐的战斗,见到向辰的大戟刺入了柳唐的胸膛,一抹恐惧迅速涌上了这几个小子的心头。

“不止是他,你们几个也要死!”向辰的眼神变得冰冷,对这几个小子,向辰可没有什么好感,可以说是很不喜欢。

“走,这小子不好惹!”这几个家伙一听向辰的话当时就慌了,他们可不想死在这里。

“现在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姜映雪的声音也充满了冰冷,她可不想与向辰拉得太远,虽然她嘴上说要向辰保护,可是实际上姜映雪是非常要强的,所以在这三个小子刚要走是,姜映雪手中的双剑便是一阵疾挥,一瞬间的功夫这几个人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下,那逃离的速度迅速慢了下来。

“不好……”几个人一声惊呼,可是这惊呼之声高发出,他们便感觉身子忽然一轻,紧接这就感觉自己像是飞起来了。

然后就看到有三个身体直直的站立着,可是头却没有了,随后到来的便是一片黑暗。

趁着这几个人身子一沉的时间,向辰已经到了,手中的大戟一挥,只是一招便将三个脑袋切了下来。

“好恶心!”姜映雪看了一眼从三个脖腔冲喷出的血柱,小脸变得煞白,她不是第一次见到杀人,可是直接将脑袋削掉的还是第一次。

“你没事吧!”向辰一个箭步到了姜映雪的身边,用手扶着姜映雪问道。

“我没是,就是刚在那招消耗有点大!”姜映雪嘴硬道。

其实不用姜映雪说,向辰的手在扶住姜映雪的一刻,便已经有所察觉了。

“干嘛这么拼命,他们跑不了的!”向辰柔声道。

“人家当然知道你本事大,可是人家也不想当个拖油瓶!”姜映雪白了向辰一眼道。

“你当然不是拖油瓶,哪有这么漂亮的拖油瓶!”向辰微微一笑道。

“哼!”姜映雪娇嗔一声便不再搭话了。这里毕竟还是战场,他们也不能旁若人的随心所欲。

混战还在继续,只是一个小时的功夫,第三组的人已经倒下了大半。为了能让自己成为后的胜利者,这些人出手丝毫也不留情,倒下去的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活命的可能。

向辰也在伺机出手,就想是猎人一样,不停地寻找猎物截杀。这混战之中没有谁能偷闲,所以向辰也放弃了以逸待劳的想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能站着的人越来越少,便在这时候,向辰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威压。这威压带着一抹阴森暴戾的气息,迅速朝着他压了过来。

“是风之力吗?”在感受到这股威压的一刻,向辰的眉头一皱,同时一股淡淡的火焰浮现出来并且迅速向外扩散,行成了一道屏障,将他与姜映雪罩在其中。

“向辰是吧,现在这战场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我已经等不及要将你这只跳骚碾死了!”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阴沉的声音响起,正是方宏。

“我也有这个想法,有你在这里,总是感觉大煞风景!”向辰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不过那一双眼睛却充满了冰冷。

“我知道你觉醒了远古血脉,可是这却并不是你猖狂的理由,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血脉中的力量应该是火,火对于我来说可并没有什么威胁!”方宏的脸上充满了讥笑。

“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也是远古血脉,血脉中有风之力,却并不纯粹,其中还有一丝阴戾之气,应该是远古冥风族的余孽吧!”向辰生在拥有远古血脉的家族,虽然霸王时代的辉煌已经不在了,可是家族中对同样身怀远古血脉的家族却研究很深,冥风族是一个非常诡秘的远古族群,他们修炼需要大量的处女之血,在远古时代造成了不少杀戮,后来还是被霸王所灭的。

“你知道得还真多,如此我就不能容你了,虽然远古时代已经过去,可是我族却不容有任何损失!”方宏说完忽然化作一道黑色的旋风朝着向辰扑了过来。

向辰手中的大戟高高举起,一股炙热的气息迅速弥漫开来,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周围便化做了一片火海。

北京市平谷区峪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铁岭市妇婴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看牛皮癣多少钱
南宁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治疗白癜风珠海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