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旅游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章:骸骨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1:04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7章:骸骨

我用手电照照四周的墙壁,墙壁上的绘画都很规整,看不出一diǎn敲凿过的痕迹来。<-.

我又看了看长廊dǐng部,dǐng部的空间很大,倒是也可以藏有机关,可是dǐng部也太高了,就算是有机关,如果fǎnying得快,照样能逃脱,所以我不dānxin头dǐng。

前边的伙计离我有diǎn远,手电照过去,看得都不是很清楚了。于是,我只能让他自己用手电照照四周,看看有什么不同。他回答説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我又让他仔细检查了下身边有没有可以接触到的物体,比如丝线,或者是凸起的墙壁,他都説没有。

那看来这些机关,应该是脚底触碰的,或者説是震动滚珠的。如果是脚底触碰的倒还好弄,就怕是震动滚珠的,一但有震感,就会触发机关。震动滚珠的机关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比较流行了,战国时期是这种机关的发明初期,它的原理并不复杂,一般都采用单diǎn震动触发机关。可到了唐朝,这种机关改进了不少,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出现了多diǎn震动触发机关。

我还在仔细地查看四周,却看到安童突然向我们的方向跑回来,速度极快。我们还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安童就已经到了身边。

他呵嗤呵嗤着对我説:“七叔,你又神经了不是?那墙上也许是唬人的,哪有墓里有机关还给你画出来的道理啊?”

我很生气,厉声道:“你懂什么?这层是祭祀用的。你以为这是提示你的啊,这是告知后人祭祀时如何避免触发机关的。”

安童见我真的生气了,没有敢再説什么。其实,从安童跑过来,我就一直在观察,本以为他的跑会触动机关,没想到,等了一会,竟然什么变化都没有,我这才放下心来。

眼看前边的伙计也想往回跑,我叫他最好别动。我在仔细地看墙上画的第一个死人,他是被数箭穿身而死,如果是这样的死法,那么箭支就应该藏在墙壁的两侧。我借着手电光隔着老远查看那伙计身旁的两面墙。奇怪了!如果有机关,应该有些痕迹才对。至少得留有发射diǎn啊,总不能让箭支从厚厚的墙壁穿出来吧,这样也説不通啊。那伙计也许是太过惊恐了,最后还是没忍住,向我们跑过来。

我想制止,可是已经晚了,我的耳边骤然响起了“哗啦,哗啦,哗啦”的铁链滚动声。我大叫一声:“不好!”

只见那伙计还没跑两步,墙壁两侧已经飞出了很多箭支。他身上连中了几箭,“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鲜血瞬间淌了满地。看到这一幕,大家均本能地向后倒退了几步,过了有几十秒钟,链条声才终于停止了。我用手电再看那两侧的墙壁,竟然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一丝一毫的变化也没有,根本看不出箭是从哪里发射出来的。

看到躺在血泊中的伙计,我很心酸。我问安童他叫什么名字,安童告诉我説,他叫李可。直到他死后,我才想起应该问问他叫什么名字。我低沉下头,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我告诉安童,这些年掘丘我从未折过伙计,这是我第一次折伙计。我又问安童他家里都有什么人,安童告诉我説,他也不是很清楚,zhègè人是三叔的伙计。我一听是三师兄的伙计,遂抬眼看向另一个伙计,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伙计回答説他叫马天明。也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以前听都没听过。我问他在公司几年了?他竟然説不是公司的人。

我抬头看向大师兄,大师兄明白我的意思,对我説:“这次来的都不是公司的人,都是从外边找的,死的那个是老三的人。”

一边説着,一边用手指着zhègè伙计説:“他是老五的徒弟,但没有进公司。”

我并没有去问为什么不用自己人来,我知道大师兄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但是毕竟折了人,不管zhègè人是谁的人,我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安童在我旁边ānwèi我:“七叔,干咱们这行,早晚有这么一天。你也别太难过了,我想三叔应该也不会太介意的。”

jingguoyizhèn酸痛之后,渐渐的,我也明白刚才安童所説的,这jiushi我们的行业,我们都会有这么一天,也许下一个倒下去的jiushi我。安童见我还是处在悲伤的氛围里,本想和我开个玩笑,改善下我现在的心情。对着我开玩笑的説:“七叔啊,你就这么在乎你的处吗?不jiushi破了个处吗?早晚都要有第一次的。”

我倒是没什么fǎnying,就见大师兄走了过来,对着安童jiushi一个大嘴巴子。打的安童好久没有敢説话,这家伙虽然是想让我想开diǎn,但説出这话的确该打。

我缓了缓神,努力站起来,又看了一遍墙上的绘画,问道:“我们现在怎么办?是jixu走下去,还是调头?”

“还能怎么办?只能jixu走下去。你没看那上画的吗?咱们后边还有2个大怪物呢。”天翔看着画説。

大师兄也説:“掘丘就没有怕死的,哪个墓里不是机关重重啊?”

“那好,我们jixu往前走,但大家都注意diǎn。你们都过来看看墙上画的这7个wèizhi,都记住了,到了这几个wèizhi,都小心diǎn。也不是所有的机关都是不可破的,只要找到机关的触发diǎn,不管是多么精湛的机关,都并不那么可怕。”我手指着画面告诉他们。

其实我这句话jiushi説给自己听的,希望鼓励自己。因为我始终没弄明白刚才是怎么触发机关的,还有最后一个无头尸体是怎么回事,这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机关,能让那具无头的尸体站立着死亡呢?

想来想去,最后,我没有让大家再往前走,而是决定,自己先过去试试zhègè机关是否会连续开启,我尚在期待zhègè机关是个一次性货色。我摸索着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刚才那伙计最开始站的wèizhi,我试着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回来。还好,机关没有被再次触动,这才让大家跟着过来。

jingguo李可尸体旁边时,马天明把李可的手电和探照灯都拿了下来。本来是不应该动自己xiongdi尸首上的东西的。但没bànfǎ,我们现在需要照明设备,也就不能顾忌那么多了。向前走不远,又出现了一个房间,zhègè房间和刚才那个画女婴的房间是一样大小。但zhègè房间也很奇怪,虽然我们进来的wèizhi没有门,但是现在,里边却有3个门。其中有一个门还被撬开了一半。房间内的壁画都是一些花朵的图案,再看不出什么提示。

我好奇的説着:“奇怪了,根据刚看到的图案显示,只有一条望乡廊直接通着祭祀大殿,怎么现在会出现3个门呢?”

天翔走到那个被撬开一半的门前,仔细察看了一下,并用手电往里照了照説:“这一条路应该也有人走过。”

説完他率先走了进去。这条路和刚才走的那条空间一样宽阔,虽然两侧不是很宽,上下的距离却很大,所以显得洞dǐng特别高。

奇怪的事又出现了!才刚走10几步,我们就看到墙壁两边有好几具骸骨,骸骨的周围到处都是散落的碎片,可能是死者生前所穿的衣服。我们都停下来不敢再往前走,安童兀自在那数着:1个,2个,3个,4个,5个,6个,7个,8个……数到8,他停了下来,在那自言自语起来:“这两具算不算啊?”

我听他yihuo着什么,也走了过去。一看,眼前zhègè骸骨可大有不同了,zhègè骨架要比平常人的大上一倍,又高又粗,显得特别宽大,奇怪的是却没有头颅,我四周看看,在其它地方也没有发现。它的头颅会到哪里去了呢?这可真够奇怪的!在这副大骨架下边还有一具正常人的骸骨,和这具骸骨扭在一起,就好像是一个骸骨在围着另一个骸骨转似的。大家纷纷过来看着这两具尸骨。

安童在一旁説:“你们看看,是不是好像是9个人和这一个人在这里厮打的样子?”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你説几个人?”

“9个人啊。”安童回答我説。

大师兄也敏感了起来,“9个?当年下海的不正好是9个吗?”

听到此话,天翔再也按耐不住,跑过去仔细查看尸骨,我和大师兄也过去仔细地一个挨一个地查看。我记得师傅以前被一个同行用枪打坏了大腿,子弹正打在大腿骨上,那么师傅的大腿骨上肯定会留下痕迹。我仔细地辨认着每一个尸骨,可是,9个我都一一看过,jiushi没有哪个大腿上有被打过的痕迹。

天翔也在找田园力士的尸骨,看了一遍后也説没有。我问他凭什么断定没有田园力士的尸骨,他告诉我説,田园力士左脚是6指,眼前这些骸骨,没有一个是6指。这倒真是直接判定是不是那些人的标准了。如果説被打伤的骨头可以复原,那这6指,应该是没bànfǎ变没了吧。那么眼前这9具骸骨,应该不是师傅他们的?难道就真的这么巧,有同样是9个人进来,而且也都没出去的?这也太巧了吧!大家越想越蹊跷。最后我想或许我们是真的想多了,这其实只是同样的9个人送命于此罢了。

我让安童仔细找找看,看有没有这些人留下来什么可值得参考的东西,安童看了一圈回来,摇摇头説:“除了一些,灰尘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呢?既然是在这里打斗,就不可能连diǎn凶器和装备什么的都没有啊?”我yihuo的问道。

安童很肯定地説:“七叔,就这么大diǎn的地方,如果有铁器和装备,一眼就能看见啊。”

我想想,安童説的也是,可jiushi没明白,在这里打斗,什么都不拿?可能吗?

天翔思索了片刻,回答説:“这里边可能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他们的确什么都没拿,可能他们是建墓的,在这里被杀了。但这种可能不大。第二种是:他们不只9个人,有人把其他东西拿走了。还有一种是最可怕的,也是最现实的,jiushi他们不是死在这里的,有人把他们的尸体guyi搬到这里的。”

大家都yihuo,为什么説第三种是现实的呢?天翔指着墙壁説:“你们看壁画完好无损,连一diǎn刮痕都没有,如果是在这里厮打的,9个人不可能连一下都没挣扎就死了啊?至少墙壁上应该有碰撞的刮痕才对。”

我仔细地查看墙壁,果然如此,壁画完好,竟然无一diǎn刮痕。他説的对,这里应该不是第一现现场。

那么,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又是为了什么死在这里了呢?难道又是因为利益——这千百年来不变的法则?

看着眼前的这些骸骨,我想到了当年一休宗纯所説的一段话:“人,只不过是副骸骨,外面披上五颜六色的皮,男女相爱,只见色相罢了。一旦停止了呼吸,肉体腐败,颜色尽失,爱欲也就消失了。你再也分辨得出谁生前有钱有势、谁又是贫穷低贱了,记住,你臭皮囊下乃是一副骸骨,正在等着要现出原形。”

这段话一直感悟着我,所以我向往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是我高尚,但我至少不是会为那diǎn利益而动干戈的人。

“想的太多,人就会疲惫的。别想了,jixu走吧!”大师兄拍着我的肩膀説道。

于是,我们接着往前走。这回,感觉脚下的硬度不一样了。这里已经不是那种山石路了,竟然是松软的沙土!zhègè墓好怪啊,修建在海里不説,竟然还有松软的沙土路。难怪当年那么多知名前辈会被吸引着聚在这里。

刚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脚下一软,整个身子开始倾斜,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把我往下拽一样。我伸出手去乱抓,想抓到diǎn什么当做依靠,但是,却没有一样东西是能被抓到的。只听”扑通“两声,我整个人歪着身子掉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本来被那水金刚打的疼痛感还没缓过来呢,这一摔,我浑身的疼痛感变得更加强烈了。但是,这些已经顾不上了,我抬头看看四周,天翔也掉了下来。和我一个cao样,被摔了个狗啃地,比我还惨。我仔细一看上边,竟然有4层楼那么高,没摔死我们两个算是万幸了。

安童在上边探出个头喊着:“都怎么样?没事吧?”

我朝上边回了句:“没事,还活着。”

安童叫我们别着急,説他们在上边想bànfǎ把我们弄上去。

天翔也打开了自己的探照灯,在四周照着,zhègè陷坑很大,呈正方形。我们脚下都是是松软的沙土,要不是因为这diǎn,估计我和天翔不死也得残废。

我俩拿着探照灯照看四周,这四周的墙面也都是沙土的,看来墓穴的这一段都应该是沙土层了。墙面几乎与地面成直角,非常陡峭,如果不借助外边的力量,我们根本没bànfǎ自行上去。

当探照灯照到一处墙角的时候,我们发现,这里竟然还有几具尸骨!这3具骸骨是并排躺着的,尸骨颜色呈诡异的黑褐色,应该是中毒而亡。看样子也不像是死在这里的,如果是在这里等死的,身体应该不规整才对,而面前这3具尸骨,非常的整齐,而且排列有序。我发现,其中一个尸骨的头上边还摆着一个银盒子,虽然年代己经久远,但是还能看出上边刻有龙凤呈祥的图案。

我zhègè人好奇心一向很重,伸手就想去拿,被天翔拦了下来。

我问天翔:“有什么问题吗,还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天翔示意让我回想下壁画上所画的7个死亡方法。根据zhègè场景,我联想到了第三个死法和第五个死法。第三个死法被活活困死在一个空间里,第五个死法则是被毒死的。难道这两个死法会在同一个地diǎn出现?难道説zhègè盒子有毒?应该不会吧,zhègè盒子的外表看上去应该是银的,银质的东西沾上毒物,一眼就会看出来。不过我想,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要乱碰的好。

我又围着四周转了一圈,发现在我刚才摔下来的地方,有个小土堆,我跨过小土堆一看,靠,刚才竟然没有看见这里有个盗洞,应该是刚才掉下来的时候太慌张了。

我让天翔过来看这盗洞,可天翔站在那jiushi不动弹,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上边。我见他往上看,我也跟着往上看,却也没看出什么出路来。

“你看什么呢?快过来我这边。”我嚷嚷着想让他过来。

“你看上边。”天翔头都没动的盯着上边説。

我又抬头看了一眼问:“也没什么啊?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天翔的声音此时听上去有些颤抖:“你仔细看上边的口子,是不是在动,而且还在一diǎndiǎn地变小?”

他这么一説,我倒是吃了一惊,赶紧抬头观察上边口子的边缘。果然,这一看还真是吓得我不轻,上边的洞口真的在一diǎn一diǎn地收缩着。

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河池罗城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江西治疗阴道炎方法
榆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