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娱乐

上海双年展不解释你能懂吗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4:10

  上海双年展:不解释你能懂吗

  傅军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初冬夜晚,第十届上海双年展如期拉开帷幕。朋友圈各种刷屏,吐槽、揶揄、讽刺、调侃,好不热闹。不管是老到的艺术家,还是的媒体,这些被业内称之为专业的观众,都无一例外在上高呼看不懂。很快,看不懂演变成为了一个艺术事件。就在开幕的第二天,11月23日, 100多位艺术青年戴着口罩静坐在上海东昌电影院门口参与行为艺术今天不说话,以沉默的方式来对抗包括本届双年展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生态现状:越来越脱离社会。

  大众对上海双年展的评价,其实反映出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反映了中国当代艺术本身存在的深层危机。艺术的观念化可谓是艺术史上的一种全新方式,观念性也被看作是当代艺术的主旋律。其特点是强调作品的思想性与批判性,崇尚智性因素,反对对象化,摒弃风格,反形式主义,反审美,反收藏。故而,观念的阐释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家艺术创作的落脚点,尽管阐释方式各不相同,但艺术的观念化显然已经成为当代艺术的共同特征。然而过分倚重观念和阐释,也使得当代艺术日趋陷入过于知性和概念化的危机。

  比如这届双年展,被诟病多的恐怕就是位于一楼大厅中央所谓点题作品:《真相或:如何教钢琴学中文》。不同于一般钢琴的是,此架钢琴被接上了电源和程序,据说每过十分钟就会有若干琴键同时按下,并演奏出中文实事求是的拟声。面对这架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沉默的钢琴,观众们一片茫然。若是不甘心,再来仔细阅读一下作品的文字解释:噪点既是虚空的轨迹,同时也是所有声音的集合体,而不是凯奇的《4分33秒》所体现的那种宁静,依然一头雾水。

  更让人费解和容易误解的同样位于一楼,只不过它的位置没有刚才那件点题作品来得显赫,在扶手电梯的背后。一辆装满瓶瓶罐罐的手推车,旁边是一摊水和一双胶鞋。绝大部分观众都会像笔者那样,匆匆路过几次,也不会去注意,或者误以为是馆里的保洁阿姨做事粗心,没来得及收拾而落下的工具。后来笔者才听说这是一件混合媒材装置作品,叫《世界海洋》。据说作品的名字就源于这水箱中的水来自地中海、黑海、大西洋、印度洋等。每天水箱里都会有一部分的水漏到地上,再自然蒸发掉,留下一层盐花,终地上会出现由痕迹组成的图案。

  诸如此类的作品在本届双年展中有很多,如果不经阐释,谁能理解艺术家的用心和想法?对于当代艺术这种观念先行、背弃直观和感受、脱离形象和审美,不再用感性的媒介语言作为手段的现状,徐冰的解释是:当代艺术反技术、哲学化是个困境,一方面它想取消艺术,到头来其实是取消不了,反把艺术弄成难看的被看品;另一方面艺术家想摆脱工匠身份获得哲学家资格,实际上他们又没有那么深刻,反把自己弄成些什么也说不清的哲学家,被愚弄的观众还背上了一个不懂的罪名。而批评家蒋安平则认为是社会学对中国当代艺术造成沉重伤害。他表示,无论是艺术创作或理论,中国当代艺术一直游离在社会学的浅层层面上,严重禁锢了对生命与艺术的深层理解与传达,同时因为缺乏深层的人文精神支撑而执着于艺术的对抗,禁锢了自身灵性的发展。

  此外,当代艺术还失去了自身的规律性。与以往任何时代艺术作品不同的是,当代艺术失去了特定的意义和解释的方向,不再有单一的意义存在,不再有确定意义认同的可能性。因此可以说,作品普遍意义的缺失,也是造成作品在阐释、阅读和接受等方面前所未有困难的因素之一。

  其次,展览太过重视内容,严重忽略直观感受和视觉效果。本届双年展的德国策展人安塞姆弗兰克(Anselm Franke),他的作家和评论家身份,以及日耳曼民族所固有的长于思辨和哲理的特质,让他的策展理念更偏重于思想性、观察性,以及作品内在的逻辑性和有机性。比如他认定实事求是是中国近30年来社会变革的思想根源,就特别委托作曲家阿普灵格量身定做,尽管展出之后的反响并不如他所愿。又比如他精心选用梁启超在《论小说与群治之关系》中的一段话:其(小说)为用之易感人也又如此既已如空气如菽粟,欲避不得避,欲屏不得屏,而日日相与呼吸之餐嚼之矣。于此其空气而苟含有秽质也,其菽粟而苟含有毒性也,则其人之食息于此间者,必憔悴,必萎病,必惨死,必堕落。作为导览手册的开篇,充分展现出他作为学者,在政治、历史、文化方面的思考,以及他那种研究性和杂文式的新型策展方式。

  但展览的整体视觉效果相对轻巧、贫弱。除刘窗的装置作品《被分割的风景》,尚带来些许诗意,刘鼎的声音装置《1999》,矩阵式的设置稍有些气势之外,几乎再也找不出具有视觉亮点,能够吸引眼球,特别有震撼力的作品了。应该说,作为一个被誉为亚洲地区有影响力之一的双年展,如果没有几件无论在内涵方面,还是外在形象方面能够镇得住的、叫人过目难忘的有分量的作品,那么无论对谁来说,多少会是遗憾,同时也易于被人忽略和遗忘。

  再有,也反映出全民浮躁的观展心态。急速发展的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展览展示活动的层出不穷与日渐频繁,使得越来越多专业与非专业的观众,都习惯了那种吸引眼球、虚张声势、大体量、密集型、景观化的作品。同时也习惯了那种快速消费、浮光掠影式的观展方式。本来,当代艺术家是反对普通大众的审美情趣,但是他们又想要借助普通大众轧闹猛赶时髦的趋同心理。于是乎,大型的当代艺术展眼下正在演变成为一个大型的艺术嘉年华,一个时尚的艺术大party。人们一边观展,一边社交,多少人愿意沉下心来,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思考,然后去获得新感受?

  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代艺术是一种超前的实践行为,超前的观念和态度。看不懂当代艺术,在西方也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有人说,当代艺术是为那些心智上成熟,又渴望精神上不断自我成长和提升的成年人而准备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一方面要呼吁当代艺术尽快改变目前越来越艰涩难懂,越来越不接地气的生态现状;另一方面,也要呼吁大众不断改变和调整观展的心态、观展的习惯。

  (作者系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副馆长)

民生评论
双子座
通化旅游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