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科技

生物燃料行业盛极而衰

发布时间:2019-12-05 10:20:13

生物燃料行业盛极而衰

生意社02月11日讯

在过去的两年里,炙手可热的可再生能源领域里,美国的乙醇产量不断创下新高。在去年10月,美国的乙醇产量则达到了历史顶峰:据美国能源信息局(EIA)发布的报告称,2008年10月份美国生产了8亿加仑乙醇,这要比上年同期的6亿加仑增长了44%。与此同时,美国乙醇工业的脆弱性一面陡然曝光在聚光灯下,总部设在北达科他州VeraSun能源——美国第二大乙醇生产商——于去年10月份宣布申请破产,而这只是去年第四季度停产或申请破产的6家乙醇生产商之一,该公司去年7月份才刚刚在北科达州投产一座新的乙醇工厂。而市场分析人士指出,2009年还会提交更多的破产申请案。 截至去年年中,美国有154家乙醇厂开工生产,还有56家正在投建或扩建,如果所有的新厂以及扩建的项目完工,那么美国的乙醇年产量将达到137亿加仑。然而这还不到2007年底通过的《新能源法案》中所要求的,到2020年乙醇燃料年使用量达到330亿加仑的一半。这也满足不了《新能源法案》所规定的到2015年乙醇的消耗量要达到150亿加仑的需求。所以,看上去美国的乙醇工业该是一个多么朝阳的产业。然而,随着可再生能源的相关基础产业薄弱问题日益凸现,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相关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乙醇产能已经过剩。 据消息人士透露,由于市场条件恶化,其中包括紧缩信贷和燃料乙醇价格的急剧下降,约有16个乙醇工厂在过去两个月相继停产。这些工厂的年生产能力大约在15亿加仑,这意味着美国的乙醇产量萎缩了20%左右。2009年的一季度,生物柴油需求将开始在国内和海外市场逐渐减弱。在美国国内,伴随着国际油价的迅速走低,从半年前的每桶140美元到现在的40美元,极大地拖累了生物燃料价格,大大压缩了生物燃料的利润空间,同时全球经济的疲软也进一步降低了生物燃料的需求量。 低油价的冲击 在工业乙醇方面,该行业的前景反映了疲软的整体经济。在一些主要的民用消费市场方面,例如乙醇燃料方面的需求可能会在2009年下降10%左右。任何与乙醇相关的工业消费需求也会下降,例如清洁剂和洗涤剂领域的消耗量在持续不断地减弱。 酒精饮料也许是今年惟一有可能上升的乙醇消费领域。去年,这一领域的消费量增加7%~8%,然而,疲软的美国经济也会拖累饮料的消费。 一个工业乙醇生产商表示,他们的利润压力还取决于债务,而很少有工厂没有负债。在过去的几年里,在高油价和《新能源法案》的双重刺激下,大量的乙醇工厂大举扩建或新建,资本市场也乐于投资新能源领域。没有人否认,过去几年里新能源的蓬勃发展直接得益于高油价,River Stone公司的CEO也承认这个事实:“是高油价这把保护伞让我们有机会投资新能源,如果油价跌回到每桶10美元,我相信没有人会再谈起可再生能源。” 当油价是75美元/桶时,只需要生产一桶汽油一半的成本就可以生产一桶乙醇燃料。这也意味着当油价降到现在的40美元的时候,投资乙醇燃料是一桩无利可图的生意。该行业将经历一个过渡期,而生产厂商也将减少,一位分析师说,这个过渡期大概会持续2年~4年,当然还取决于油价的高低。而投资者也会对新的乙醇炼厂项目猛踩刹车,从而遏制住过去几年间陡升的乙醇产能。 另辟蹊径 一些生物燃料行业的代表依然认为,大豆和玉米为原料的生物燃料对粮食市场供应和价格没有多大的影响力。然而,生产商越来越多地倾向于开发以麻风树种子和藻类为原料的第二代生物柴油。这两个潜在的燃料来源比传统的粮食领域原料能提供更多的生物柴油。市场分析人士和生产商认为以藻类为原料生产生物燃料还是有希望的,因为它无处不在而且产量惊人,更重要的是价格便宜。 分析家估计,若将全球的藻类用来炼制生物柴油,其产量将是粮食乙醇燃料产量的2000倍以上,而以藻类为原料的生物燃料商业生产的研究已经持续了5年。若以藻类为原料的第二代生物柴油正式投入商业生产的话,将大大缓解民众对粮食乙醇带来的粮食短缺和价格上涨的抗议压力,同时有望降低生物燃料居高不下的生产成本,从而不再承受油价涨跌的巨大压力,与化石燃料展开正面竞争。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利用海藻炼制生物燃料在技术上是完全可行的。然而大规模的利用海藻,又将引起以海藻为食的海生动物数量锐减,从而破坏整个海洋系统的生态平衡,引发更大规模的环保抗议浪潮。这也将是投资者、开发商和生产商所面临的另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主食
野史秘闻
5G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