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科技

法武封圣 第1092章 开年之战(中)

发布时间:2020-01-17 00:12:39

法武封圣 第1092章 开年之战(中)

“报告,我们与春露河渡口失去联系。”

裕棣脸颊一抽,随后又放松下来,“派魔法师去看看什么情况。”

“据属下研究,丁馗很少在前期暴露战术目的,春露河上游的敌人可是疑兵?”公冶磊提出疑问。

“你肯定敌军的指挥是丁馗?今天恢复交战,敌人动用数个军团及跨兵种的兵力,如此重大的行动让一位师团长指挥?”裕棣反问。

“可敌人袭击渡口的用意何在?”公冶磊苦思不得其解。

“攻击郡城地区薄弱处,迫使我军从北线撤退,大概是这个企图。”裕棣其实也拿不定。

己军近期的败仗多数是拜丁馗所赐,公冶磊在研究姜熙、姜植同时也下足力气研究丁馗。

从丁馗中队一战扬名之后到现在的所有战例,他都反复翻看过,对丁馗用兵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佯攻百丘镇的部队回报,防守的是敌74师团,该师团乃丁馗的直属部队,照这样判断他应该不在营中。”他依然警惕丁馗的所在。

噔噔噔,一位参谋急促地跑进大厅,对裕棣行礼,道:“禀大帅,情况不妙,派去春露河渡口的魔法师阵亡。”

滴有魔法师精血的木牌如果发黑变乌,则表示该魔法师已死亡,此木牌被称为命牌。

随军魔法师的命牌通常收藏在军团参谋部手中,退役或转军团则由魔法师本人带走。

裕棣瞟了一眼公冶磊,说:“能击杀魔法师的,怕是只有丁馗了。”

“要不请督战使大人前去查看?”公冶磊若有所思。

“也好。”裕棣点点头。

一炷香后,浩侗在渡口附近的空中被敖羽拦截。

“你怎么在这里?”浩侗问道。

“我还没问你呢?就是因为发现你的踪迹,我才赶来的,这里靠近战场,你想干什么?”敖羽气势汹汹地反问。

“我军的魔法师阵亡了。”

“废话!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你当没人杀得了魔法师吗?”

“……”浩侗无语。

他原本就不大想过来,迫于战事紧急才来侦查一下,生怕丁馗这边误会他想出手。

“呃,我想想找丁馗谈谈。”他找了个借口。

“正忙着呢,有什么好谈的?跟我说也一样。”

“呵呵,我希望大家能够信守承诺,人老了就爱啰嗦,告辞!”浩侗转身就走。

敖羽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说走就走,以为要扯皮一阵子。

违反魔法契约的代价太大,浩侗不信丁馗付得起,一听说丁馗很忙,他基本知道是谁在渡口了。

……

“你确定?”裕棣追问一句。

“没错!敖羽那小子一向直来直往,不屑掩饰自身言行,能这么说一定代表丁馗在渡口搞事情,而且应该动静不小。”浩侗非常肯定。

“丁馗真的在渡口!那他另有目的。”公冶磊的目光落在沙盘上,“他能动用多少兵力呢?这个时候出现在渡口,就应该不会对春露城发动水攻,否则将误伤下游的部队。”

“我看不一定。”

裕棣另有想法。

“或许他就希望你这么想,从渡口到百丘镇,急行军只需几个小时,敌军随时可以调整战术。

丁馗对虚实转换的把控十分到位,往往等你放松警惕时给予致命一击,我们要吸取封润的教训。”

“那请大人加派魔法师去监视他们。”公冶磊最重视丁馗的踪迹。

“不用管他们,春露河上游有敌军,74师团在百丘镇,丁馗手上最多有两个师团,无论是攻打水寨、东雄城还是郡城都不够兵力。

这两日多次骚扰袭击春露河渡口,无非想吸引我们的视线,牵制我军的兵力,何况对付他至少需出动三百位魔法师,还没算他麾下的魔法师。”

这个时候裕棣顾不上丁馗,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

攻击定江城的部队陷入僵局,无论是兵力、兵种还是魔法师数量,统统不具备击败敌人的条件。

撤兵?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水军在江面与敌人激战,一旦撤军将被上游的战船追杀,肯定引发一场大败。

派遣援军?

这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选择,北四军团的主力已经在那了,北三军团要守卫郡城和春露城,提防敌第八军团主力,可以调用的部队不多,不能改变战场的局面。

僵持?

这是一个坏主意,一部主力被拖住,少典军可以围绕定江城干很多事,大有机会重创己军。

“给水军增派魔法师,到位后命北四军团转移,佯攻西宁城,再伺机返回郡城地区。”

己国海军一共派出十艘巨型战船支援裕棣攻占南丘郡,现已重伤五艘,裕棣不能忍受水军再有损失了。

护国红军在渡河,因此丁馗真的很忙,没空去见浩侗。

这个时节的河水非常冰冷,身体素质过人的护国红军也不宜趟水过河,柳豫已组织领地所有的船只协助运送。

“弩兵一团和步兵一团已过河。”钟为这次负责带队。

丁馗看看渐暗的天色,说:“弩兵清楚斥候,步兵按计划探路,三个小时后到预定地点集结。”

“是!”薛充和少典飞一齐回答。

他们分别为弩兵团长和步兵团长。

雷飞翔被调任特种兵团长,少典飞则被调任弩兵团长,而薛充任步兵团长来压住老军官们。

阮星竹、鲁影、丁芬、曾剑等亲兵都回到丁馗身边,每个人都神情严肃,心情既紧张又激动,迎接人生最特殊的一个经历。

“我去帮忙探路吧。”阮星竹自告奋勇。

“嗯,”丁馗故意绷着脸,“只一条,不到生命遇到威胁时不得使用瞬移术!”

在战场上他不会嬉戏打闹,笑容只给立军功的将士,治军的方式深受丁家传承影响,全身散发出一股金戈铁马的气势。

经过敖妍提醒,阮星竹知道使用瞬移术的风险,听了丁馗的话心里甜滋滋的,反而觉得他这样很酷,比嬉皮笑脸的时候好太多。

敖羽回来把赶走浩侗的情况说了一遍。

“哟,羽哥厉害啊,一点破绽也没有,那老小子会带有用的情报回去。没别的事拉,请你回去休息吧。”丁馗猜出浩侗为何走那么快。

“今天才是第二次狼来了,柳市长之计已成。”费则拉紧自己的领子,阻止冷风往脖子里灌。

“这个时候71师团该到达东雄城了吧?”丁馗点头,表示同意费则的说法。

“没到也差不多了,他们算是帮忙扫清我部道路。关键在定江城,不知江上的战斗打成什么样子?”费则试探性地问道。

“那边啊,还在打,我军战船已与己军战船混到一块,这么胶着的战事,短时间内分不开的。”丁馗就好像亲眼看到一般。

事实也如此,敖妍飞到通元江东侧,在远离战场的地方注视着。两军舰队中都有禁法,她不能参加战斗,不便靠得太近,让人发现不太好。

丁馗只需要知道大概情况,她不用看得太仔细,加上江面本就平坦,没有东西阻碍她的视线,真如同侦察机一般盯着水面上的战斗。

半夜时分,丁馗率领两个营特种兵、一个团弩兵和两个团步兵赶到东雄城和春露湾水寨的地方。

这次行动他特意带上刘仝,水寨留下的密道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密道入口还有多远?”他问刘仝。

刘仝一路走来有用心观察四周环境,非常清楚目前所处的位置,于是回答:“启禀大人,现在由卑职带路,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

丁馗扭头对雷飞翔说:“你们跟刘仝先去,我率军随后赶来。”

“遵命!”

雷飞翔拍了拍刘仝的肩膀,道:“走吧,兄弟,你用最快的速度赶路,我们争取十五分钟到达。”

南丘郡城,郡守府大厅灯火通明。

“郡北大营急报,77师团滞留在大营西面不肯离去,汤军团长依照您的吩咐,没有出营驱赶。”

“东雄城急报,敌71师团忽然出现并连夜攻城,宫副统帅请求大人派兵支援。”

“春露城急报,疑似有大批敌军经过,正往东行军。”

裕棣的太阳穴在突突,脑仁一阵阵的胀痛,发现少典军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明知道他要各个击破还偏偏分兵数路,搞得他的防区到处冒烟。

“77师团一定实在掩护某支部队,是哪一支?71师团?”公冶磊在沙盘边上,手中捏着好几面代表少典军的小旗子。

“从春露城往东去的敌军是哪一支?用意为何?接应丁馗吗?对了!丁馗去哪里了?”裕棣猛然想起这个人。

呯!

营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两支火把扔了进来,

接着,

咻咻咻,劲风激射,己国水军惊恐地发现弩箭已飞到面前。

丁馗带着三千主力来到一座山丘,只见窦骁骑在半山摇晃火把。

“刘仝呢?”丁馗策马跑上半山腰。

“回大人的话,刘队长硬是要带路冲进水寨,因为他比较熟悉里面的情况,雷团长没有阻止。”

“你赶紧追过去,一定要保护好刘仝!”

曙光洗牙
长春中医治牛皮癣正规医院
贵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清远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中山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