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科技

天戏第二十七章鬼街

发布时间:2020-01-24 07:11:16

天戏 第二十七章 鬼街

约莫一炷香后,印辰离开黄金山庄。走时他显得有些踌躇,似乎有些恋恋不舍。接着他微微振作精神再次露出坚毅的面庞,他依然做出了决定。

“印辰为了避免皇室内部冲突,避免佞臣离间自己与皇帝的关系他才去镇北军。可如今他踌躇不定,怕是这些年的努力就要付之东流了。即使皇帝再怎么信任他,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允许身边出现任何变数。”东太白分析道。

“无论他做何种决定,我都敬重他!”荒君渔敬重镇北军,敬重印辰。大黎镇北军只有一万人,他们是从大黎各军队中经过严格筛选出来的精兵强将。所有大黎军人的愿望就是进入镇北军,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镇北军吸引他们的不是优越于其他军队的待遇,而是镇北军代表着军人的至高荣誉。他们是大黎唯一一支伤亡率超过九成的军队,也是大黎王朝建国以来唯一一支没有败绩的军队。镇北军出征,必定凯旋!而印辰在五年前因厌倦皇室权术斗争,主动向印宏提出要去镇北军历练。虽然此举遭遇皇帝和王妃强烈反对,北堂若水甚至以死相逼都无法阻止他远赴镇北关。他从最普通的镇北军无名xiǎo卒做起,周围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显赫尊贵的大黎第一王爷。每逢战事他总是冲锋在最前,悍不畏死立下无数战功。当他被破格提拔为镇北军主帅的庆功宴当天,下属们得知他真实身份后更对他钦佩敬重心服口服。堂堂大黎第一王爷隐姓埋名与将士们出生入死,这气魄胆识恐怕前无古人!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荒君渔轻吟当日印辰的话,露出满意的笑容。

“阿珂,我们去帝都逛逛!”荒君渔对着远处凉亭中收拾茶具的阿珂挥了挥手吆喝到,阿珂听到后先是楞了楞,看了看湿哒哒的手和有些脏乱的装束:“我回房换身衣服,马上就好。”话还没説完,一溜烟人就已然消失在荒君渔的视野中。

帝都作为大黎的政治中心自然经济发达,远非大黎其他城市能比。宽阔的街道上熙熙攘攘,叫卖声起此彼伏,热闹非常。

荒君渔没有让护卫跟随,而是与阿珂二人悠游自在地逛街。不时看看这,不时看看那,就像是从没逛过街好奇新鲜事物的孩子。

“君渔,你从来没有逛过街吗?”阿珂第一次没有称呼荒君渔少爷,显得有些别扭。今天她的装扮依然亮眼,清新脱俗,一颦一笑都牵动周围的目光。

“今天是第一次吧!”荒君渔的目光完全被琳琅满目的商品给吸引了,很多他从没见过的有趣xiǎo玩意。不过他就是单纯看看,并没有要买的意思。反而转头让阿珂喜欢什么都别放过,更是将沉甸甸的钱包交给她,这一举动令阿珂有些意乱,以前王府里的洗衣大婶们都説男人将钱财交给女人代表了很多事情。

“这街上都是寻常玩意儿,恰好今日是鬼街开市,那里稀奇古怪什么玩意儿都有,要不我们现在去看看?”阿珂兴奋地建议道,跟随着灵希郡主出入大xiǎo贵人场合自然知道鬼街。

鬼街坐落于帝都的西南脚,是帝都乃至整个大黎唯一一个三不管地带。那是一个王法失效,人们愿意出卖灵魂换取的天堂。那里充斥着、性与金钱。只要你有够多的钱,你就可以在那里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可以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女人与之共赴。可如果你想凭借武力在鬼街横行也不是不可以,而是你要确保你够强,强到能够打败鬼街三大霸主:独孤傲、断千浪与媚十娘。三大霸主分别垄断了鬼街的坊市、赌坊和风月场所,多年来这三位霸主相互制衡又相互合作共同维护鬼街平衡,不允许其他势力进入鬼街!有趣的是,鬼街赚取的钱财还会分发给帝都一些穷苦人家,让他们过上温饱生活。相传大黎历代皇帝每次想将鬼街给铲除以消心头之患都因帝都百姓横加阻挠而以失败告终。

大黎也有一条人口相传的规矩,鬼街里的事只能在鬼街解决。

荒君渔与阿珂二人来到鬼街,荒君渔四处望了望其实也没与刚才所逛的街道有何不同,只是刚刚踏进鬼街,气氛好像有些不一样。

有人因输光了钱而被人扔出赌坊骂骂咧咧,有人看中奇珍异宝与卖家大声争吵杀价,更有人在酒楼与姑娘搂搂抱抱亲亲我我丝毫不顾及。阿珂撇过头去不想看这种不堪入目的画面,她更没想到的是自二人走进鬼街后,一大群衣着光鲜的公子哥,大老爷们全都露出色迷迷的眼神,毫不掩饰心中龌蹉的裸的看着阿珂都恨不得把她给吞了似的。阿珂对此感到不舒服,以前她都是跟随灵希郡主前来鬼街游玩,多少有人忌惮郡主身份也就老老实实。如今她与荒君渔二人这刚踏进鬼街就遇到这种情况,她下意识拉扯荒君渔衣袖。

“怎么了?”荒君渔疑问道

“我,我们能不能离开这里?这些人好讨厌!”阿珂xiǎo声询问道,她怕毁了荒君渔的兴致。

“长的漂亮引人瞩目是件常事,别理会他们就是了。”荒君渔安慰道,接着他伸出白嫩的手轻轻牵握上阿珂的玉手,拉着她一同向前走。阿珂的脸瞬间通红,有些害羞。

“呦!哪来的xiǎo娘子生的这般俊俏啊,水灵灵的我好喜欢啊!”也不知从哪钻出一个全身肥膘的中年人,全身散发着酒气色迷迷的看着阿珂:“跟大爷我走吧,大爷保证让你欲仙欲死,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他无视荒君渔摇摇晃晃地走上前欲将阿珂拉扯走。阿珂却毫不慌张,她知道荒君渔会保护她。果然突如其来的一只脚直接将他踹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的中年胖子惨叫一声晕死过去。

“王大鹏死了!”有人认出这个胖子,上去探了探鼻息发现气息全无。死了人却没有人感到奇怪,这在鬼街每天死几个人都是家常便饭。

“在鬼街杀了人会怎样?”荒君渔询问道。他刚才也就随意一脚,虽然对方可恨却也罪不至死,所以荒君渔并没有动用太多的力量。想来应是胖子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羸弱的身体承受不了就魂归西天了。

“这里是三不管地带,谁拳头硬谁説的算!”阿珂挥了挥秀拳非常可爱,xiǎo声的将她所知道的简明扼要的説了遍。

“原来如此!”他恍然大悟般的diǎn了diǎn头,继续带着阿珂向前走。

杀鸡敬候,中年胖子的死摆在那里也就没有人再不识趣去招惹荒君渔和阿珂自寻苦头。

不一会儿,荒君渔和阿珂走到一处地摊停下了脚步。荒君渔也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停下来,当他经过这里时他心中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没有多想就停下脚步认真寻找是何物牵引了他的心。

地摊不过方寸之地,摊主是位年轻xiǎo伙子。也或许是地摊生意无人问津,门可罗雀,年轻人穿着寒酸,双手套在袖筒里埋着头靠在双膝上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地摊是用一块简单粗糙的麻布铺就的,麻布上没有其他商品,仅仅只有一块长约三尺,宽约三尺,高约三尺的黑色箱子,咋一看并没有其他奇特之处。

荒君渔蹲下身,仔细观察这口黑色箱子。正当他想要伸出手去摸时,传来地摊xiǎo伙的呵斥:“买就买,不买就别乱摸!”

江苏省兴化市中医院
平凉市崆峒区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赤峰治疗龟头炎方法
厦门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兰州癫痫病在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