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养生

绝世妖尊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司徒空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2:05

绝世妖尊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司徒空

武赐面色凝重的看着前方,相比较刚开始之前,不知道狼狈了多少倍,斑斑血迹染红了白衣,再也不似开始那般潇洒和飘逸。

察觉到身后的血徒再次加速,武赐也猛的催动体内的元气,速度暴涨。

但是血徒的速度更胜一筹,顷刻间就将武赐超越,但是他没有动手,甩动身后的血色大氅,滚滚血雾弥漫,片刻就将整座山头包裹,同时也将武赐纳入其中。

浓重的血雾中,一道白色的极光闪过,似乎要穿出这血雾,可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一阵僵持,最终淹没在这血雾中。

武赐大喘着粗气站在山峰上,四周的血雾让他无法看到十丈之外的样子,而他手中荧光闪烁的利剑,也在这血雾中正一点点的变得暗淡。

武赐啐出一口血痰,他擦拭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迹,道;“二十年前,木正天在断龙山击毙了横极一时的恶人司徒空,如果我没猜错,司徒空根本没死吧?”

“哈哈哈。”猖狂的笑声从血雾四周传出,道,“你想说什么?”

武赐继续道;“血徒,数年前开始在清风府崭露头角,但是出现的异常突兀,此前却没有任何的信息。”

“嗯,然后呢?”

“当年的司徒空没死,你血徒,就是当年的司徒空!”武赐果断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天地间都被这嚣张的笑声充斥,突然,笑声嘎然而止,阴狠道;“你猜的没错,看来灵剑门的首席大弟子也不是个白痴,我就是当年的司徒空!要怪就怪当年的木正天太过自信,他以为那一掌已经把我打死,殊不知,我还有一线生机,隐忍这么多年,我就是在等待报那一掌之仇!”

武赐嘴角浮现一抹不屑;“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只怕木正天一巴掌就能拍死你!”

“嘿嘿,小子,你是想激怒我吗?二十年我都忍了,我有的是时间,等我司徒空实力恢复当年,就是他木正天的死期!而这之前,你就是陪葬的!”

武赐不语,只是谨慎的看着四周。

唰!

一团血雾出现在了武赐十丈开外,里面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道;“武赐,我看你也是难得的好苗子,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加入玄阴教,和我们一起对付龙虎军,你所得到的修炼资源,将会是你现在的三倍。”

“做梦!”武赐不为动容。

“呵呵。”一声淡笑从血雾中传出,“不要宁顽不灵,修炼之道本就是逆天改命,我们本就是逆天者,劝你放下心中的正义,只有实力,才是属于自己的!”

似乎被劝动,武赐一阵沉默,闭上了眼睛。

血雾翻滚,没有任何的动作,静静的等到武赐的回答。

突然,武赐猛的睁开双眼,一道极光从中闪过,他迅雷不及掩耳的将手中利剑挥出。

唰!

一道湛白的半月斩飞出,直接将血雾穿透,将眼前的血团砍成两半。

“宁顽不灵!”

突然,一声愤怒的低喝从武赐身后传出,神色一惊,武赐猛的转身挥剑,但是这一剑还未挥出,就被一股狂暴的力量击飞。

“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武赐倒飞的身影还未停止,血雾中突然出现一个血色大手,猛的将其攥在了半空。

“小子,当年我和木正天交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难道不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血徒的声音一狠,血色大手猛的攥紧,嘭的一声爆碎,武赐像是一条破败的麻袋,狠狠的摔了下去。

嘭的一声砸在地上,武赐怔怔的睁着双眼看着上方,身上像是被鲜血浸泡过,雪白的衣衫,彻底血红,剑,距离他的手不到一尺,但是却仿佛有万里。

手指轻微颤抖,却再也无法将其抓在手中。

唰!

身披血色大氅的血徒落下,他双眼睥睨的看着武赐,嘴角浮现一道弧线;“我听说你们灵剑门的弟子有一个什么口号,好像是人在剑在,剑不离手,剑亡人亡,是吗?”

武赐动了动嘴唇,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血徒一脸的可惜的摇了摇头,他附身将剑捡起,道;“剑是好剑,可是不适合我,放心,这点尊严,我还是给你的!”

血徒一笑,猛的将剑反插,直接将武赐的手掌钉在了地上。

利剑穿透手背的瞬间,武赐抽搐了一下身体,但是依旧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嘿嘿。”血徒一脸嘿笑的俯下了身子,粗大的手指从武赐脖颈划过,道,“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们灵剑门的掌门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明明是龙鳞剑的主人,他为什么不让你带着龙鳞剑到城域来?若是你带着的是龙鳞剑,我或许会忌惮一些,可是……。”

血徒弹了一下将武赐手掌钉在地上的利剑,然后惋惜的摇了摇头:“也是,如果换做是我,也不会让你将龙鳞剑带出门派,毕竟是镇派之宝,不过你放心,从今以后,龙鳞剑将会再找一位新的主人。”

话说到这,血徒的指尖冒出了一道血色的元气,他刚准备点向武赐的眉心,猛的抬起了脑袋。

什么东西?

血徒眉心皱起,浓厚的血雾中,他看到两个仿若灯笼般的光点,正在迅速靠近。

血徒缓缓的直起了身体,感受着大地一下下的颤抖,脸色不由得严肃了起来;“是谁!”

轰!轰……。

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有沉重的脚步声。

血徒脸色越发凝重,他手掌翻转,拿出了一把血红的大锤;“到底是谁!”

“呜……。”

低吼声从血雾中传出,等到血徒看清来人的真身后,双眼不禁的眯了一下。

黝黑如钢铁一般的皮肤上,一道道金色的花纹蔓延,双眼像是燃烧的火焰,充满了诡异萧杀,尤其是那六米高的魁梧身躯,给人一种无法撼动的感觉。

血徒一怔,低声道;“原来是你这个半妖,我听说过你,你杀了我们玄阴教不少的好手。”

“几个垃圾而已。”古尘看了一眼躺在血徒脚下奄奄一息的武赐,看向了血徒,道,“你真实的名字,叫司徒空?”

“你全都听到了?”

“听力好,想听不到都难。”古尘摇晃了一下自己偌大的脑袋。

“呵。”血徒冷笑了一下,“那你应该知道我的事迹,给你个机会,做我的手下,从今以后跟随我,以往的事情,我不追究。”

古尘扣了一下自己的耳朵,道;“又是一个痴人说梦的家伙,当初你们玄阴教的那伙人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但是被我反杀了。”

血徒脸色一沉;“不要给脸不要脸,你虽然是个半妖,不过初阶转元境,我要杀你,轻而易举。”

古尘再次扣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和当初那伙人说的同出一辙,但是他们现在没一个活着的。”

血徒怔了一下;“罢了,既然你不想加入我们,我就当没看见你,赶紧滚!”

古尘嗤笑;“清风府来的家伙,难道都这么猖狂吗?我真不明白,你自信的资本是什么?”

自信的资本?

血徒双眼一片阴寒;“本来想饶你一命,但是你既然想死,我成全你!”

血徒手中的血锤举起,随后猛的挥出,但是却并不是砸向古尘,而是砸向了脚下的武赐。

眼看血徒手中的血锤距离武赐的脑袋不过一尺,突然,一个黝黑的大手凭空出现,挡在了武赐脑袋上方。

铛!

金属相击的声音猛的回荡向四周,血锤受到反击,血徒蹬蹬的后退出了两步。

血徒一脸骇然,好大的力气!

全然无视此时的血徒,古尘巨大的身躯蹲伏在武赐面前,瓮声道;“是个男人,就坚持住,想想,若是你死了,灵灵的二姐就会在别的男人身下**,她会像是一条母狗跪在别人的男人身下,摇着屁股承欢。”

古尘的话虽然粗俗不堪,甚至是不堪入耳,但是武赐原本逐渐涣散的眼神,却重新恢复了生机。

越是这种粗俗的话,越能刺激起武赐此时的求生an,因为古尘知道,他是一个有心的男人。

见武赐身上的生机重新恢复,古尘点了点头;“等我处理完这个家伙,你就该返回清风府成亲了,前提是你自己能活着。”

呼啸声突然那在脑后响起,古尘眼中跳动的火焰猛的一亮,随后一把扇向了身后。

嘭!

血徒仓促间凝聚出的血色屏障,却被古尘五道锋利的利爪轻松穿透,若不是他手中的血锤回档的及时,直接就被这五道利爪撕在了身上。

但是,纵然血徒已经在仓促间做出了抵挡,依然被古尘这一爪,狠狠的拍进了血雾中。

血徒身影消失,古尘回看了武赐一眼,道;“等着我回来,不然你的女人就会变成别人的。”

血徒的身影虽然消失在了血雾中,但是古尘深深的嗅了一下这血雾,随后就锁定了方向。

“我喜欢这种充满了血腥味道的环境,这里,是我的领地!”

轰!

古尘猛的一脚踏在地上,直接跃进了血雾中。

……

唰!

一团血雾内包裹着一个模糊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古尘身侧;“受死!”

厉喝从中传出,古尘看也不看,猛的反手打向了另外的方向。

血锤从血雾中刚刚探出,一下被古尘抓个正着。

上饶市人民医院
毕节市中医医院
成都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白癜风治疗河源哪家医院好
唐山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