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养生

三界魂行 第0532章 继续悟剑,奇怪云彩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0:01

三界魂行 第0532章 继续悟剑,奇怪云彩

天光大亮的时候,三个三元回生丹的药力已经被云升完全炼化,成功的化为了自身的能量储备

这样对丹药的疯狂炼化,使得云升的元气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小小的恢复。

看到这样的情况,云升就放心的有条不紊的,继续着悟剑的这个过程。

天亮后,大家都缓缓起身,在周围缓慢的散步,借此活动活动身体,同时加快一身露水的挥发。

其实,都是多此一举,只需要微微一运转功法,些微的露水还不立马就干了。

只是这些人也无聊的打紧,就是借此机会消磨一下时光而已。

长远靠近长云低声咕哝道:“师兄,这小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这壶酒都给喝干了。”

“不就是想要去灌些酒吗?不用请假,去就是了。”长云微微皱眉道。

其实,在长字辈的几个师兄弟之中,长风、长远和长云他们三人的关系一贯都比较好。

长空好像个另类一样,和这三人都合不来,虽然见面礼貌的问好还是有,可那关系就是热络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敌视的味道。

这里面和长空的高傲个性是有绝对关系的,再加上长空他们那一脉,现在是议事堂的掌权一脉,所以≈∠,..有些骄横倒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作为修炼者,特别是修炼有成的人,他们都有自己的个性。

有些人对你的骄傲和骄横不当一回事儿,有些人就会看不过眼,虽然不会当面和你撕破脸,但很自然的和你拉开距离,却也不是你能阻止的。

长云、长风、长远他们和长空的关系就是这样,你骄傲你的。我尽量不和你来往总可以吧。

所以,长空在心里也是很不自在,一时间却也没办法。

也是因为这些原因,连带着对没有第一时间加入他们阵营的云升几人,都一直是长空他们的心病。

而长风和长云二人,对长远一天到晚泡在酒缸里那是相当的不满意。却又苦劝无果,最后只好像现在这样听之任之。

长远的身影歪歪扭扭的向着远处渐行渐远,大家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他们面前的事情上来了。

那个原本从五种色彩的大球转变为两色的大球,经过昨晚一个晚上的时间,今天在颜色上又有了新的变化。

在上面近乎透明,下面是白色的大球的球面上,时不时的会不规则的出现一些五彩的剑气,在上面稍稍晃荡一下,然后就消失了。

紧接着。在另外一个位置上,又会出现不同色彩的剑气。

这样的变化,空云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到底出现了什么情况,但也知道应该是好事。

“真好看!”痴痴的看着翻涌着的大球的缥淼花千忍不住低声发表自己的感叹。

女孩子对事物的好恶,很多时候,仅仅从色彩上,就可以做出最基本的判断。

长云接口道:“是很好看,但在那好看的外表下。所潜藏的是无边的凶险啊。”

缥淼花千娇憨的白了长云一眼:“不许你对我师兄的剑法指手画脚。”

长云自是不会和一个后辈小丫头在嘴上分个输赢,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就不言语了。

于是。他继续看着在云升身外翻涌的大球发呆,她继续盯着湖面呆看。

空云长风破空三人也没什么事情做,只是在周围缓缓的散着步。

云升在这里已经三天三夜了,一直都堵着四绝殿的大门,在那里干着自己的事情。

虽然他没有弄出惊天动地的动静来,可一直堵着门确也不假。为什么就没有更多的人来看看呢?

其实,这和如今修道界人才凋零,资源匮乏有着绝大的关系。

本来隐仙剑派初入门的弟子几乎没有了,云升也算是初入门,只要是初入门弟子。都喜欢来四绝殿看看。

可如今,数遍整个门派,也只有云升这么一个新入门弟子。

从办理身份令牌的角度,武佰、花千这些后入门弟子都抢到了云升的前面。

花千和武佰都来这里面有一段时间了,需要进四绝殿看的都已经看的差不多了,所以,云升他们这里倒也清静。

只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在那一片湖泊的上空,有一片云彩一直都停在那里,已经大半天了,就是没有动过一diǎndiǎn。

在场的人甚至都不知道那朵云为什么一直不动,自然更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桃源秘境里面没有风,还是怎么的,总之那朵云彩从早上出现,一直到晚上都没有挪动哪怕是一分一毫。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云升原本略显虚弱的气息,也在三元回生丹的大力补充下,得到了渐次的加强。

到傍晚的时候,他甚至将一身实力巩固在了巅峰水平上。

虽然悟剑在继续,消耗也还在继续,但云升已经没有了多吃力的感觉了。

他一身气息的变化,在场之人自是都看不出来,也感觉不出来。

虽然也有些微异样的感觉,但对于悟剑之人来説,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在大家无聊的眼神里,夜晚再次来临。

在天黑之前,长远拎着个酒壶,也来到了近处,他依旧是百无聊赖的喝着小酒,同时陪着大家为云升护法。

好在大家虽然觉得无聊,却也没人中途甩手离开。

在天色黑尽之前,破空看向空云轻声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空云不明所以的看向破空。

转瞬间,空云明白了破空所指为何:“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知难而退了吧。”

破空皱眉摇摇头后説道:“以我对破灭的了解,对于既定的事情,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如果不是知难而退了,就一定是在谋划着什么?”

空云似有不信:“都是同门,他真能把事情做绝?”

破空也不能完全确定:“不好説,以我对他的了解,不碰到头破血流,他是不会轻易收手的。”

空云不由得有些无语,他进入隐仙剑派以来,一直都将修炼放在首位。

后来又看守秘地多年,对于一些门派内部的勾心斗角,他还真不是很明白。

但破空不一样,呆在铸炼堂,説是阅人无数倒未必,但见过的事情绝对不少。

所以他的担心,和看人的眼光,还是有一定的阅历作为后盾的。未完待续……

ps:多谢书友们的会员diǎn击支持,使得三界第一次上了潜力频道的会员diǎn击榜,虽然是排在最末位,但好歹也是个好的开始啊。为了答谢童鞋们的帮助和支持,今日吐血呃,两更没办法,醉影要吃饭,要睡觉,要喝水,更要工作,暂时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