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健康

司徒少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9:16

【壹】  在经过一所大房子前时,他拉着她的手,对她如是说,“等我们有钱了,我一定会让你住上像这样的大房子。”  “我不在乎你有多少钱,也不在乎是住小房子还是大房子,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好。”那时的她还不是他的妻子,顶多也只能算是女朋友。  后来,他真的让她住进了大房子,只是他已经很少回家。虽然如此,她还是一边搂着他和她的儿子,一边告诉自己,只要记得回家就好。  是的,后来他回家了,带着另一个大腹便便的她。他说,对不起,男人逢场作戏罢了。他的心还在她们娘俩身上。她问他,能舍得下她吗?他没回答。她说,对不起,是我做的还不够好。说完,不顾儿子的哭泣决然离开。    【贰】  许多年后的某个季节,阳光热烈得如同你的情人。一架飞机呼啸着直冲向机场跑道。随着空姐甜美声音的响起,人们鱼贯从打开的舱门走下云梯,来到候机大厅。  候机大厅是浓缩版的社会,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人间悲喜剧。有落寞惆怅的剧情,也有激动落泪的剧情。  一个身穿浅灰色风衣、灰色长裤和黑色皮鞋的男子,目无表情地推着行李车向出口处走来。这个男子就是司徒少峰,金彩集团总经理。他的这一身装扮凸显其身材的修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子独有的气质,他走到等在出口处的四个人面前。  “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累了吧。”说话的是一位长相与他酷似的穿黑色唐装的老者,他是他的父亲——司徒雷登。  在老者身边是一个盘着发髻,身穿紫色套装,画着淡妆的女子,她是司徒雷登的妻子——万芳,对另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道,“小刘啊,快帮少峰拿行李。”  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应声把少峰的行李从他手里接过,拎到在停在门口的一辆高级轿车的后备箱上,然后坐进车里等待他们。  “我先不回家。”少峰此话一出,马上惹来老者、紫衣女子以及穿一套粉色休闲装的长发女子异口同声的问话,“什么,你不回家?”  “你不回家,还要去哪里?”司徒雷登首先发问。好不容易盼来这个团圆日难道就这么泡汤了?万芳随声附和,“是啊,少峰要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爸、妈。”粉衣女子,她叫司徒美琪,是少峰同父异母的妹妹。只见她不满的看向自己父母,说,“大哥不回家肯定有事啦。”  “我确实有点事需要处理。”他一边说一边向众人投以抱歉的眼神,然后转身出门找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他去一个地方。  司徒雷登看着态度冷淡的少峰,叹口气,说,“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多年了,无论他如何向他主动示好,他总是以冷淡应对。虽然当自己生病的时候,他也会关心下自己,但是这种关心始终给人一种不痛不痒的感觉。  “算了,是我们欠他的。”万芳挽着司徒雷登的手臂好言安慰着。司徒雷登拍了拍她的手,一起走出候机大厅,后面跟着司徒美琪。  另一边,少峰请出租车司机在市区的某个广场停下,然后走走停停,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家花店前。女孩子叫卖香水百合的声音吸引住他,他记得今天是生母的生日,她的花就是香水百合。他停下,说,“小姐,请给我一朵香水百合。”  穿黄色长袖T恤的女孩把一朵香水百合交给他,然后跟他结算。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才发现,自己的人民币完全不够支付一朵香水百合,一时之间竟又忘了把这几张美元兑换成人民币。他有点为难地看向黄衣女孩,试探地问道,“我就这么多钱,可以卖给我吗?”  “先生,香水百合一分钱都不能便宜的。”  “这样啊。”他显然有点失望,边自言自语地把花还给女孩后,转身继续向前行走。  女孩看看手里的百合,又看看他的背影,出声叫住他。他转身,看向她,眼神难抑感激之色。他把钱交给她,然后接过她手里的花,尔后一路向前。握着百合花,仿佛就是握着妈妈的手。曾无数次在梦中与妈妈相见,梦中的妈妈年轻、漂亮,她的笑容可以抵挡住任何危险,她的手轻轻一伸,自己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妈妈的手。  他的手伸向空中,却只接住一颗雨滴,下雨了么?他看向四周围,只见大家全都匆忙跑向可以躲雨的地方。商场门口、公车站牌下,全都站满人。原来真的下雨了,他记得小时候为了可以见到妈妈,自己总是盼着下雨,盼着生病,这样就可以看见妈妈。现在的他也像小时候一样,在雨中漫步,希望可以病倒,然后就又能看见妈妈……    【叁】  又是一个阳光普照大地的好日子,清新的空气可以洗净人心中的脏污。此刻金彩集团副总,同时也是少峰得力助手的周东奇敲门走进少峰办公室,叫了句“学长。”打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少峰,只见他收起报纸,从沙发上站起,看向他,并未说话。东奇告诉他,新人的作品已经都在会议室里。他点点头和东奇一起出去,去位于5楼的大会议室。  在会议室里公司各部门的负责人全都严正以待等待总经理的出现。这时,会议室的两扇门被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门口,少峰迎着人们各色复杂目光走向那把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座椅,坐下。东奇则坐在他的旁边。会议主持人见总经理已经做好,宣布评审开始,众人手上拿着参赛人员的作品阐述,一边看作品,然后投票。只见美琪和一个叫卓悦的选手之间只差一票。众人都看向一个投票的少峰,他们都以为少峰会把一票投给妹妹,没想到他居然投给卓悦。  “总经理,您要不再考虑下吧。我觉得美琪的作品更胜一筹。”有人一副谄媚像的对他说道。  “是啊,总经理。”熟知美琪性格的人面露担心之色,随声附和。  “美琪那里我会解释,我们是在替金彩网罗人才,而不是攀关系。”少峰冷冷的一句话噎得每个人都如坐针毡。  主持人带着征询地问少峰,“那,总经理,我们的这个评审结果就这样出来了?”  少峰看向主持人回答,“对。”  得到少峰指示的主持人看向众人,“好,我们的评审到此结束。”  随着主持人话落,人们纷纷起身走出会议室。整个宽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少峰和东奇两个人,他靠在椅背上,似乎有心事。  “学长,你真不怕美琪发脾气?”没人的时候,东奇更习惯叫他学长,虽然他是金彩集团保安的儿子,但是司徒家的人从来都不把他和他的父亲当外人,即使后来的万芳也并未为难他们。这么多年过去,周家和司徒家不只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个义字。  “我相信美琪。”少峰看着对面的座位说。虽然他恨父亲对母亲的背叛,恨父亲把万芳带进家里,但万芳生下的美琪并没有错。他从来不曾恨过她,但也谈不上爱。他和美琪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线,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他扭头看向东奇,明白他想要说什么,笑了下,起身,说,“走吧,我们去公司各处走走。”他在心底暗暗告诉自己,这天还有几场仗要打,必须要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结束一天的工作,少峰坐在办公室里,正捏着眉心,门打开,美琪从外面进来。美琪一进来马上就抱怨道,“大哥,为什么我只得了第二?我比那个叫卓悦的人差吗?”她看着他,问,“是不是因为我妈的关系?我都说过了,我妈是我妈,我是我。我也很讨厌我妈的一些做法,可她毕竟是我妈啊。”  少峰冷眼看她,问,“说完了吗?”接着打电话给东奇,“东奇,麻烦你把卓悦和美琪的作品拿到我办公室。”  “知道了。”  过不久,东奇拿着两幅作品走进少峰办公室。这是美琪次见到卓悦的作品,霎时被她作品中表达出来的情绪感染,她自叹不如。对于卓悦的名,的确是实至名归。少峰看向美琪,一副你无话可说了吧的表情,美琪虽然心里已经认输,但嘴上依旧不饶地说了一通后,正要出门时,万芳从外面进来。  万芳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看着少峰,问他,为什么名要给外人,不给美琪。在怎么说,美琪是他的妹妹,哥哥帮妹妹是天经地义。少峰反问她,如果每个人都抱着这样的态度做事,还会有金彩的今天吗?万芳被问得哑口无言。虽然她从口才上败下阵来,但是眼神上却一点都不输于少峰。一时之间,众人都神情紧张地看向万芳和少峰,没想到万芳先缓和下来,告诫美琪要好好跟少峰学习,少让父母操心。教训完美琪后又话中有话地警告少峰,直到她满意了,她才出门离去。美琪看看母亲又看看少峰,跟着追了出去。  少峰看着二人离去,扭头看向东奇,眼神中透着几许无奈。东奇回给他一个我明白的眼神,问他,这两幅作品都拿走吗?他回答把美琪的拿走,卓悦的留下。东奇听闻后,拿着美琪的作品离开。少峰看着卓悦的作品,心有所动,自己仿佛又回到儿时美好的时光……    【肆】  “真的吗?”、“啊,太谢谢您了”、“好,我知道了,一定准时报到。”……这些话都出自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孩子口中,而这个女孩子的状态又处于极度亢奋之中。她叫卓悦,是少峰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小悦啊,什么事这么高兴?”少峰的生母——刘慧兰一边把钱放进抽屉里一边笑着问激动不已的女儿。  “我亲爱的妈妈,你知道吗?我被录取了!我马上就要成为金彩集团的设计师啦!”卓悦兴奋地抱住母亲,并未察觉母亲的面部表情。当她醒悟过来的时候,放开母亲看向她,“妈……”她自知闯祸,不自觉的低下头看着地面。  慧兰面部表情凝重,沉脸看向女儿,“小悦,妈是怎么跟你说的。”在那个家里令她记挂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自从认识卓悦的爸爸后,她就狠起心肠不去想念自己的儿子。她明白对儿子的思念就是对卓悦的不公。在卓悦找工作这件事情,她从未干涉过,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会被金彩录取。极力不想面对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  “妈,对不起。”卓悦明白金彩的董事长就是母亲以前的丈夫,所以慧兰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咬着下嘴唇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似的,说,“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可以重新找工作的。”  虽然自己不想面对金彩的人,但卓悦是卓悦,她并没有过错。再说了,卓悦一直都想当一个家具设计师,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因为自己的缘故而令她放弃这个梦想呢,慧兰如此想着,轻敲了下女儿的额头,“你呀,妈又没说不让你去。”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金彩上班?”卓悦瞪大眼睛有点不相信地看向慧兰,然后又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不去的。”  “妈,没有不舒服。你能被大公司录取,妈也替你高兴啊。”  “妈,你真的太好了。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妈妈你过上好日子的。”卓悦举手发誓道。这时有人进来吃饭,打断母女之间的对话。慧兰扭头看向正在招呼的卓悦,偶尔也会想自己的儿子,现在过得怎么样。他对自己一定怨恨极深吧,当年狠心将他抛下……  公司地下停车场,东奇问正欲上车的少峰,等下有什么节目?少峰回答,哪还有什么节目啊,还不是老样子。除了回家看老爷子,还能去哪里。说完,俩人在停车场互相道别后各自回家。虽然少峰从家里搬出来了,但每晚还是回父母家吃晚饭。当他开门进去后只见父亲满脸怒气不发一言地看着自己,又看看坐在一边小人得志样的万芳,不用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饭桌上的沉闷气氛令人窒息。少峰吃完饭后准备会自己的公寓时,司徒雷登终于开口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少峰没回头,只说,你会明白我这么做的。说完,开门出去。  从父母家出来的少峰并没有直接回公寓,而是把车停在广场的停车场里,从车里出来,开始他在这座城市里的游荡。各色灯光把城市的夜空装点得如同白昼,人们从临街的店铺走出,又向其他地方而去。结伴而行的人更显他的形单影只,看着路边有个小朋友向母亲撒娇要气球的样子令他的眼神透露出羡慕来。虽然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但如果母亲在自己面前,他真的会像那个孩子一样同母亲撒娇吧。  他继续向前,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家快餐店前。刚才在父亲家里吃得并不多的他,感腹内正在唱空城计,于是推门进去。他看着墙上的菜单,突然眼前一亮,这是妈妈在的时候常做的,在这里居然也有。虽然妈妈不在了,但是如果能喝到有妈妈味道的粥,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抱着这样想法的他向店老板点了一碗粥,尔后静等。  不多时,服务员端上粥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儿时与母亲在一起的片段闪现在脑海中,那些快乐、那些笑声,是他这辈子珍贵的记忆。然而,幸福总是那样短暂,转瞬只留下妈妈哭泣的样子、父亲的无奈,还有另一个女人得意的样子。从那天起,他就对自己说一定要快点长大,好去找妈妈。后来读大学的时候,自己执意报了妈妈家乡的大学,以为在那里可以找到妈妈,可妈妈并没在那里。后来毕业了,又出国深造,从此寻找妈妈就被暂时搁下。回到国内后,他曾经派人寻找过,但始终没消息,现在能在这里喝到有妈妈味道的粥,怎不令他感激动呢。  现在的他特别想见到做这碗粥的厨师,想问问他,他是从哪里学到的。他招了下手,有个服务员过来问他,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他问,可以让我见见你们的厨师吗?服务员面露危难之色,这个?她看着他一脸诚恳的样子,只好松口,说,好吧,我去问问我们的师傅。说完,走到后面。   共 1447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6保养法护驾前列腺健康
昆明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疾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