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健康

透视眼 第1826章 戒备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1:25

透视眼 第1826章 戒备

或许,六道命脉里面有一种力量干扰到她,所以没办法出来。可是,她终是怎么从六道命脉里出来呢?

摸着下巴,苏哲沉默着不说话。

因为不确定是不是白竹,如果是她的话,反而会好一点;要不是她,这种消失的速度,就相当于多一个强大的敌人。

然而,不能确定,而且刚才对方出现在这里,却没有对鱼幼薇出手,无法判断到底是敌人还是盟友。

好一会,苏哲开口道:“暂时不管是敌还是友,能够避开我设下的陷阱,必须要提高警惕才行。”

“那她现在还在不在婚宴会场里面?”

“应该还在。”

停顿会,苏哲继续说道,“你喝了酒,歇一会,我到外面看一看。”

尽管知道苏哲找到借口不想与她呆在同一个房间,不过那个女的确实让她有点在意。这种在意并不是对方实力有多强大,而是觉得她与苏哲之间有什么牵绊。

如果那个女人再出现,鱼幼薇一定还会再问一次。

可是,她真的再次出现,鱼幼薇也怕会忍不住出手。

是不是她的对手,暂时不得而知;然而,还没打过,谁都不知道。

……

突然闯进一个人来,神不知鬼不没错,接下来的婚宴,苏哲可不敢再继续喝酒。

他必须要提高警惕,不然遭到敌人偷袭都不知道,怕是要元气大伤。

站在屋顶上面,苏哲一直在想着,就算鱼幼薇说的那个女人是白竹,哪怕他当时出现在六道命脉,并且在时刻逃了出来。

那么,在从六道命脉安全出来那段日子,她去了哪里?

不可能一直呆在屋子里面。

如果她在的话,苏哲早就发现。毕竟,现在他的精神之力达到神识的境界,哪怕距离天神还远着,在同一个屋檐下,觉察到白竹的存在并不是什么难事。

从修罗世界下来的白竹,不知道她有没有获得肉身。不过,根本鱼幼薇的形容,她还没有回到**之内。不知是不能够回去,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白竹的肉身此时在李全那里。

因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她就像是一个植物人。然而,哪怕还有一丝希望,只要还有呼吸,李全都不可能会放弃救治白竹。

而且,在这件事上,李全根本就作不了主。

毕竟,他的老婆是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妹妹死掉。

手指搭在栏杆上,苏哲的思绪在看到狼王后收了回来。

“有没有情况?”

狼王摇摇头:“我派人将屋子全部地方都找一遍,根本就没有找到人。”停顿一会,狼王想了下问道,“会不会是鱼小姐酒喝多了,产生错觉?”

“不会。”苏哲肯定道,“鱼天师就算没有将酒精排出体外的能力,不过她不是一个不胜酒力的人。几杯酒想要让她犯糊涂,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鱼幼薇灵力强大,但是内力稍微差一点。所以酒喝多后,她没办法像苏哲那样,利用内力将酒精逼出去。只是,鱼幼薇的精神状态很清醒,不像是喝醉酒。

“人是有的,只是不知道藏在哪里。”苏哲的目光将整栋房子全部锁定,“只要她还在屋子里,那么一定会出来的。而且,她没有对鱼天师出手,就算是敌人,至少她不会急着出手。”

狼王问道:“那婚礼要不要提前结束?”

“不用。”苏哲看着正在招呼客人的新郎与新娘,“这可是大喜日子,人生之中重要的一天之一,要是现在就让它结束,就显得很扫兴了。”

狼王轻嗯一声,退了下去。

站在原地继续观察一会,确定没有可疑人物后,苏哲进入法阵里面,想要询问一下那几个非天的成员。

然而,当他进入法阵后,看到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住。

那几个人倒在海水里面。

手一挥,海水消失

透视眼  第1826章 戒备

,苏哲走过去探了一下那几个人的鼻子。

没有呼吸。

“不可能的!”

这几个人在他离开的时候还处于昏迷之中,而且苏哲相信,他们不会死。然而,眼前看到这一幕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人进来过!”

全身的防御在瞬间达到点,而且神识将法阵全部都锁定,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可是,法阵他是施放者,里面有没有敌人,他比谁都清楚。

没有人。

可是这几个人是怎么死的?

从法阵退出来,苏哲手中一道强光释放出去,将整一个婚宴会场给覆盖住。这一道强光看着与太阳光芒一样,然而对于修武者来说,很快就觉察到不对劲。

刚才还在与客人喝酒的徐家兄弟,在看到苏哲站在屋顶后,很快就冲上来。

“首领,有状况?”

“是的。”

“敌人闯进来了?”

“人是有,倒是不是敌人,暂时不得而知。”苏哲凝着眉头,目光犀利无比。所到之处,如果有人藏着,哪怕会隐形,都可以找出来。

“多少人?”

“一个。”

徐家兄弟对视一眼,只来了一个,难道是来送死?

就算实力强大,可是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实力也不低。要是联手的话,一个人,哪怕实力再强大,都未必能够逃得掉。

苏哲说道:“不用紧张,继续去招呼客人。”

“可是……”

苏哲淡声道:“既然来了,想要出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已经将整个婚宴场地全部都覆盖住,现在真的是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如果有人想要强行冲出去,那就是自寻死路。

徐家兄弟看了一眼,还是听从苏哲的命令下去招呼客人。

不过,因为有人闯进来,而且连苏哲都没找到,他们暗中将酒精逼出来,保持清醒。

原本是喜庆的日子,一下子气氛变得紧张。虽然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没发现,可是发现的,都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喝得很快。

幸好,到底是小型的婚宴,来的都是一些熟人。

婚宴也没有持续很久。

当进行得差不多后,像李全和魏德刚这些,手头事情一大把,也不便久留。有人离开后,陈象也惦记着他的生意,先后离开。

直到所有宾客都离开后,徐礼立刻过来找苏哲。

“首领,现在是什么情况?”

苏哲轻笑道:“你这个时候应该陪新娘子才对吧,跑上来干什么。”

徐礼道:“现在还不是晚上,没到**一刻值千金的时候。”停了下,问道,“来了多少人?”

“一个。”苏哲道,“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是的。”苏哲目光看着前方,“我在这里盯着这么久,没有一点动静。所以我就觉得奇怪了,她不可能藏得这么实才对。哪怕有一点动静我都知道,现在倒好,一点动静都没。不知道是人已经离开了,还是她的实力在我之上。”

如果是前者,苏哲可以放松一下;如果是后者,警惕性需要再次增加。

...

南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南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南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南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