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一条鱼

2018-09-15 11:26:06

“采妮呀,是你拿来的鱼吗”,丈夫王刚问到。王刚打开家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客厅茶几上放着的那条鱼儿。

采妮说:“我没有拿鱼呀”,妻子一边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边回答说。

王刚心想:可能是父母或岳父母他们拿来的吧,因为家里的钥匙除了他们俩口儿有,就只有父母和岳父母有了。

王刚拿起电话先给父母亲家打电话。

“喂!妈妈吗,噢,我想问一下,你们给我们拿了一条鱼吗”王刚问到。

电话筒里传来妈妈的声音:“刚儿呀,我们这两天没有去你们家,没有给你们拿鱼呀,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没事,您二老可要多注意身体呀,没事,挂了啊”王刚放下电话,心里想,这条鱼必定是岳父母拿来的了。

于是王刚又拔通了岳父母家的电话。

“喂!爸爸呀,我想问一下,家里的这条鱼是不是您二老拿来的”王刚说。

“鱼?没有呀,我们这几天没有去过你们那里呀”岳父说。

王刚问到:“噢!那你看看是不是岳母拿来的”。

岳父说:“没有嘛,你妈就在我旁边嘛”。

王刚说:“噢,没事,没事了,你们二老可要多注意身体呀“。

王刚放下电话,心里犯起了嘀咕:怪了,能进来的人都没有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厨房里传来了妻子声音:“王刚,把鱼拿来呀,让我给你做做吃”。

啊!做做吃?

“采妮呀,做做吃?不能吃呀”王刚说。

“怎么不能吃?”穿着围裙的采妮边说边走到了客厅。

哈哈!哈哈!采妮看到王刚手里拿着的这条鱼,笑得前仰后合。

“王刚呀,这是我们单位搞比赛,我获得的奖品,工艺品―――一条鱼。”采妮笑得蹲在地上说着。

育肥羊一斤
上海针织休闲服
瑞丰花园三居室户型图-丽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