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江南

2018-09-15 10:44:43

西江月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

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司马光

华灯初上,灯火一盏盏亮起,热闹了这寂寞红尘,烟波江上风烟浩淼,那侣清澈的气息又让我想起那江南水岸抚筝清吟的你,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冰清玉洁,轻盈灵动,脉脉神韵荡漾在千江碧色之中……

眉眼清秀的女子,盈盈若秋水,淡淡似青山,仿若一瓣月牙样收拢的身姿,化成了岁月深处的一抹落红,带着氤氲旧梦,飞过昨时的亭台楼榭,只轻轻一个回眸,便惊艳了流年!

江南的水岸,垂幕已拉开,才子佳人,粉墨登场,游龙戏风,颠倒众生。月色初上,千江灯火明亮起来,灯火透过嫣红的纱缦,笑颜如花样盛开,轻盈的出场,袅袅亭亭的步姿似初生的荷叶缓缓随波荡漾,香远益清……低首抚弦,清脆的弦律如玉碎,如帛裂。飘飘渺渺向烟水深处,谱一曲玉老田荒,醉了这尘世众生……

江南的水岸,细雨如丝如愁,飘摇向烟波深远处的红尘,才子佳人的故事,在一把伞下谴锩,幽深的青石巷,已不见了旧时的歌声,临水照花的女子,谁还在乎你迟暮的华年?无奈的一声叹息,化做那一抹落红,飘过朱阑,越过重门,飘向那不曾醒来的梦里……

红颜一树春,流光一转瞬,任你如花美眷,原来都沉浸在这流年似水里,随了千江碧色,化做万点浮萍,轻吟浅唱着过往的离和……任你美目流眄,顾盼之间,经年的光阴已荏苒逝去,叹息也罢,怀念也罢,都终是徒劳,分分合合的江南岸,才子佳人都成了过客,谁还会把谁忆及?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别离时的江南从此平平仄仄,平平仄仄的化入了千古痴人的韵角,这如丝如愁的雨也成了一曲轻盈的词牌,挥别的水岸从此浅吟低唱,吟咏红尘的相思与感慨,任你姿色倾城,都终归了流水,呜咽的悲歌终成了千古绝唱!

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胡琴渐渐弱了,游丝般,终于嘎然……灯火一点点暗去,曲以终,人将散,低首时分的落寞,染满眉梢,心一点点疼痛,轻轻触碰,便化做了齑粉!碎了的记忆,逝了的时光,凉了这夜色如水,远了这佳期如梦……

曲终人散,繁华落尽,白衣胜雪的过客斜依在烟波江岸,饮尽了离愁,看尽了这红尘如梦!过往的记忆,温如浊酒,只一杯,便在心底千肠百转的纠结,纠结成那抹浓的化也化不开抹也抹不去的思念,而你,早已化做了一片轻盈的落红,落入了尘世!

曲终人散,人去楼空,这一刻的哀凉以蚀骨,这红尘,谁还会把谁思念?谁又终被时光忘?所有的繁华若一朵绚丽的烟花,瞬间盛开之后,便化做了冰冷的尘烟,各自散落天涯。

静力压桩机
各种吸塑产品图片
佘山一品140㎡以上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