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汽车

一路走好“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7:50:53
摘要:我一直朝前走着,走过一站又一站。每个站点都挤满了人,每次车来人们推着挤着。我远远地有些担心地看着车门,担心车门哗啦一下掉了。看着车关上门开走了,我松了一口气 1
星期天,一大早我就背上画夹,跟寝室的人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漫无目的走着,不知道去哪儿。只是不想呆在宿舍,不想跟人说话。
像有什么东西堵着,我努力深呼吸,还是堵得慌。
我不想,我不去想那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就风淡云清了。
我一直朝前走着,走过一站又一站。每个站点都挤满了人,每次车来人们推着挤着。我远远地有些担心地看着车门,担心车门哗啦一下掉了。看着车关上门开走了,我松了一口气。
继续朝前走,好像所有人都匆匆忙忙,有目的地,而我不知去向哪儿。我只是不停地走。
天,灰蒙蒙,雨蒙蒙。像某部差劲的言情片的场景。我就是那言情片的主角吗?
去你的。我甩甩头,明天我就忘了你。该死的程浩,竟然说:“对不起,我喜欢上了别的女孩。”
还对不起,好像我喜欢过他似的。
我面不改色,笑靥如花说:“是吗?有我这么漂亮吗?当然没我漂亮也理所当然。看准了就别错过了,我精神上支持你。”
程浩似乎有些内疚的脸立刻晴朗了:“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只好转移目标了。”
转移就转移吧,最好走得远远的。
我一直走着。一直走,一直走。
走上一座高高的石桥,看见桥栏上还可以坐,我一屁股坐下了,也不管上面脏不脏。
与桥遥遥相望的公路上人来车往,片刻不歇。这儿倒是难得的幽静,自成一处。桥上鲜有行人路过。
不想再走了,脚好痛啊。坐下来才发现脚好痛,也不顾淑女形象了,脱下鞋来使劲揉着。诅咒着该死的程浩——不知诅咒他些什么。
好一会儿,慢慢把脚塞进鞋中。转过身趴在石椅背上,静静看着河水。河水浑浊灰暗,漂浮着一些说不上什么的恶心的东西。风吹过,隐隐泛起波纹,想起“死水微澜”这个词。都死水了,那波澜也不是自己泛起的。现在哪儿都没有清澈的水了,哪儿都找不到净土了。我叹了一口气。
一只划子船从桥洞下钻出来。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男人站在船尾掌控着船,竹篙轻轻一点,船已出去好远,烟雾一样的细雨中,那船很快模糊了。
这种船如今很少看到了,高效率,快节奏的现代生活,这样的船也该列入什么“遗产”级别了。就像我这人,大概也该靠上哪个“遗产”的。
“小姑娘,你没事吧?”
我惊异地回头,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正站我身后,好像很担心我。我一脸诧异。
“你在这儿呆很久了,你没事吧?”老人重复了一遍。
我看上去有事吗?不会是人家以为我要自杀吧?
“我没事啊。”我赶紧挤出一个笑容回答。
太可笑了,我像是要自杀的人吗?一个人呆会都不行吗?
我背起画夹,怏怏地下了石桥。这才发现原来这还是座古桥,旁边的石碑上有文字介绍这桥有几百年历史了。保存得还算完好。从桥侧看还蛮有几分古老的韵味。我选了个还算不错的角度支起了画架。现在我是不是有理由一个人发呆了?
我胡乱在稿纸上涂抹了几笔。
以后没人随叫随到了,没人听我那些傻话了。泪腺处有些异样,扯了几下嘴角,硬逼了回去。
什么事都没有。死程浩,明天我就忘了你。
桥上一对年轻男女走过,依偎着,很亲密,应该是一对情侣吧。那小鸟依人的女孩子应该很听话,不会像我这么别扭吧。不知在说什么话,男孩子回过脸来刮了女孩一个鼻子,动作亲昵。看不到女孩的脸,应该是一脸幸福的笑吧。我不由得也微微笑了。
烟雨笼罩的古桥似泣似诉,似乎有悲悲戚戚的二胡声与之相和。我被同化在这片烟雨中。坐了老半天才惊觉脚发麻,手冰凉。看看天光不早了,慢慢收拾起画架,怏怏地回学校。
2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一个同寝室的室友一惊一乍地捧回来一本校刊,一脸神秘地对我说:“有人让我传一句话:你可走出那场烟雨了?”
我莫名其妙。
室友打开校刊,翻到一幅画,让我自己看。烟雨朦胧的小桥,桥前一个写生的少女。画名:那一场烟雨。
我一眼就明白了这是我那天呆了一个下午的地方,画中人是我。不由有几分恼怒——谁把我偷窥了?看一眼落款:路风。
路风,这个学校的风云人物,大才子,大情种,有多少女孩崇拜他,有多少女孩把他当作梦中的白马王子。身边从不缺乏女伴,可是我跟他并不认识,也不曾有过接触。
这是学校自行出版的刊物,文学社的社长听说就是路风。此人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更画得一手好画。当然这是美专,画得好的所谓才子佳人一抓一大把。路风还弹得一手绝棒的二胡,经常在校园的各种场合出尽风头。他的事迹连我这孤陋寡闻的小人物都能一一道来。老听同寝室的“八婆”胡敏一天到晚的路风,路风,我耳朵都快起茧了。她是路风的超级粉丝。
我把视线定格在那幅画上。客观地说,确实画得很有水平。
在这个江南古城,这类小桥流水的画早已让人倦了,麻木了,体会不到一丝创新。而作者巧妙地把一个现代少女溶进风景中,不仅成为风景的点缀,更是风景的主宰。如烟弥漫的雨雾,似梦似幻的古桥。似梦似幻的少女,神情忧郁,似乎正要把这场烟雨留在纸上,而那场烟雨早已在她眼里,心里,成为一体。女孩身上的时尚元素又与这场景“格格不入”。就像一部古装剧 一个现代人。而顺着女孩的目光看去,似乎穿越了时空,从现代走进了远古,倾听烟雨中似有若无的哀怨。现代与古代又完全地融合了。
这大概就是导师所说的画的灵魂。不过整幅画格调有些阴郁。
从画中的角度看,对方画的时候应该与我隔岸相望。被人偷窥了一个下午竟然没察觉。
“你从哪弄来的这本杂志?”我总算反应过来了,问室友。
“路风在楼下给我的,让我专门给你,还让我传句话:你可走出那场烟雨了?”室友回答,语气有点不是味——不是我神经太敏感吧。该不会以为我跟路风偷偷在校外约会?不至于谁都把他当个宝吧。
那天就寝时分,寝室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这事一经胡敏渲染,我几乎就成了大家的公敌,差点被口水淹死,似乎我太不够意思瞒着大家独自占着一个宝贝。
至于嘛,真太可笑了。
“这是哪跟哪啊,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是哪根葱的,犯得着为了他伤了我们寝室感情吗?”我百般解释,没人信我。
“不认识你们在一块作画?”
“我……”
我百口莫辩。

一星期后,我抱着书本回寝室。这几天,大家有些冷着我,没人跟我一块走了,我成了独行侠。人不顺,喝凉水都塞牙缝。就为了那个“宝贝”害我成孤家寡人了。
我正低着头怏怏走着。
“嗨!你好。”
差点撞到人,赶紧刹住脚。谁好死不死挡人家道。抬眼一看。哈,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正想着宝贝呢,宝贝就出现了。先前跟室友说不认识此人看来并不确切。这么个大名人,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前后看看,没人。这也不是男生寝室的方向——男生寝室在另一个方向。
“看什么呢?就找你的。”路风一脸的笑,牙齿很白。那口气怎么听着跟我很熟稔似的。
我挂着一脸问号站在当地。
“小丫头,我问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差点没晕。小丫头?他以为他是谁。问题?什么问题?
大概看我一副没方向的样子,路风的笑意更深了。
“我不是让人带话的嘛,走出那场烟雨了吗?”
一副大哥哥的口吻。我狂晕。偷窥别人还有脸说。
“你是谁?”我开始还击。
“本人姓路单名一个风,本校大三学生,专业,广告设计。你还想知道什么?本人言无不尽。”路风强撑着一脸严肃说。这比大笑更让我恼怒。
“有事吗?”
“你在教室里磨蹭什么?早就放学了。害我等了半个小时。”
等等,我脑筋不够用了。
他在跟谁说话?他在这等了我半个小时?我跟他认识吗?
我仿佛吃了妈妈烧得水煮蛋,吃得太急被噎到了。
“你等我?”
“是啊。你还欠我一个回答啊。”这么烂的借口。
怎么这么像某部蹩脚的言情片的一个场景。
不会吧,我又有幸成了女主角?
“对不起,我们认识吗?”
“认识啊,我们不是在一块呆了一个下午吗?”
呃,我又噎到了。有这么掰的吗?谁跟他呆一下午了?幸亏那帮家伙不在,不然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谁跟你一块呆了?你那叫侵犯人权,知不知道?”我气不打一处来。
“谁侵犯你了?”
“就你。”话一出口才发现上当了。路风哈哈大笑。我气得转身就走。
“哎,哎,小丫头,别生气啊。”
“大哥,贵庚?”我猛地转过身。他没提防差点踩到我的脚。
“我啊?”他愣了一楞,立刻反应过来,“反正称你小丫头足足有余。”
我继续朝前走,不想再跟他绕下去了。要让胡敏她们看见,我更说不清了。
他倒也没追上来。什么人嘛?等我?
星期天,寝室里回家的回家,打工的打工。我既不回家,上一份家教工作告一段落了,还没找到下一份,于是习惯性地泡图书馆。
星期天泡在图书馆的同学很少。我挑了本书,找了个光线好的靠窗位置坐着,准备在这静静享受一下午的时光。在书中漫游,与灵魂对话,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我完全沉浸在书中。往往等我再抬头时,太阳已经西斜了。
感觉对面有人坐了下来。摊开书。我头都没抬,继续看我的书。图书馆里静悄悄的。
“小丫头,什么书看得这么认真?”
我蓦然一惊。
迅速抬头,路风好整以暇地坐我对面。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本市的吗?星期天跑图书馆干嘛?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哈,越来越像一部言情片了。而且够烂。
“怎么,你又找我?这回有什么事?”我同样压低声音问。
“没事。找你一定要有事吗?我喜欢上你了,就来找你了。”
我的老天。有这么对一个陌生人说的吗?他这类游戏玩多了吧?我心底强烈着,脸却不争气地红了。
“你脸红了。你脸红还蛮可爱的。”
我更窘了。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他饶有兴味地看着。
这人怎么回事?我跟他很熟吗?认识都谈不上的。
我在心里做了几次深呼吸。
“出去说话吧,这儿说话不方便。”
老是压低声音说话让人不痛快,他虎视眈眈的目光也让人不舒服。
“喜欢上我了?”走出图书馆,我终于找回了自己。“喜欢我什么?你认识我吗?”
想玩是吗?那我好好陪你玩。
“当然认识,本人从不打无准备之战。”路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李想,年方二十有一,本校大二学生,专攻美术,偏不务正业,喜欢看书,爬格子。曾有几篇小文发表在本地报纸上,我们的校刊尚不曾蒙您赐稿。”
我瞪大了眼睛。前面部分都是公开的资料,也就无所谓。他连我发表过文章都知道,这事除了程浩再没第二人知道。他调查我?我怀疑地看着他。看来确实是有备而来,究竟是何居心?
“就算你认识我吧。那就直说吧,有何目的?”
“目的?”这回轮到路风被噎住了。
“我的目的嘛,就是想你做我的女朋友。”路风立刻又恢复了一副玩世不恭的嘴脸,“本来我不想这么直接的,看你也是个直来直去的,我就顺应你了。”
我的下巴快掉了。这个人是不是自信到自负的程度了。以为只要招招手,女孩子就该对他投怀送抱的。我跟他满打满算也就见过两回,说了不到十句话,他竟然可以说这话,他以为他是谁?威廉王子?
“路风学长,您没感冒发烧吧?”我刻意用尊敬礼貌的语气说。
“哈哈!小丫头,怪不得程浩说你是只小刺猬,确实长着刺啊。”
程浩?该死的程浩,真的是他出卖我的。
看着这张得意的笑脸,我忍不住狠狠踩了他一脚。
“嗷”的一声,得意的脸立刻扭曲了:“你,你,你……”
气得说不出话了吧。
哈!真痛快!
“对不起!路风学长,恕不奉陪。”
得意地扬长而去。
自那天后,那个路风阴魂不散,时不时出现在我面前。食堂吃饭时端个盆在我对面,图书馆里也坐我对面,还时不时在教学楼门口堵我。这些手段都太小儿科,我在心里嗤之以鼻。只是全校都知道了,路风在追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到处都可收到女生羡慕又嫉妒的目光。寝室里我也不用再费心解释了,“事实”摆在眼前嘛。
我的天,不就一个路风嘛,至于嘛。
终于熬到放暑假了,终于可以避开这个瘟神了。我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算定了路风会在我回去的时候“依依惜别”一番,考完试我就偷偷从后门上车走了。想象着路风扑个空的糗样,我不禁得意地笑出了声。他以为他是谁啊,我好好的生活全让他毁了,“八婆”胡敏至今阴一句,阳一句的。
4
坐了三四个小时的车,终于到家了,把行李往地上一扔,在床上躺成个大字。哈,回家真好。好好让老妈侍候侍候。
老妈已经张罗开了。
“想想啊,冰箱里有牛奶,你先喝点,等你爸回来我们一起上街吃饭,在食堂吃饭,一点营养都没有,回家了好好补补。”老妈一边整理着我的衣物,一边拉拉杂杂。
“厨房里有打开的西瓜,你姨妈刚送来的,还有几个苹果也是新鲜的……”
我的妈呀,照这样吃法,一个暑假下来,我非变成肥猪不可。不过这个问题不用跟老妈争论,老妈有她不可动摇的观点:女人太瘦了盛不住福,适当胖点才是美。我还没符合她的“适当”,所以,还是像喂猪一样的喂我。这个比喻有点不怎么好,不过我想不出合适的比喻描述我妈那一“酷刑”。

共 2 166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当命运的铁拳击中要害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懵懂的,幽怨的,绝望的,甚至是恼怒的,小说主女人公李想经历了所有这一切。从幸福和睦中一下子跌落到孤苦伶仃,这种巨大的反差,不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可以承受的,但是李想承受了,同时承受的还有那个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夺取亲生母亲生命的同父异母的儿童亮亮。小说把命运的翻云覆雨架构得恰到好处,起承转合不露痕迹,矛盾设计精巧细致,高扬着生命的主题,演绎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读来感人至深,于悲悯中畅想生命的旋律。悠悠此文,不可多得。感谢作者悲天悯人的博大情怀,期待更多更好的佳作问世!【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100402909】
1 楼 文友: 2010-04-29 15:58:06 当命运的铁拳击中要害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懵懂的,幽怨的,绝望的,甚至是恼怒的,小说主女人公李想经历了所有这一切。从幸福和睦中一下子跌落到孤苦伶仃,这种巨大的反差,不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可以承受的,但是李想承受了,同时承受的还有那个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而夺取亲生母亲生命的同父异母的儿童亮亮。小说把命运的翻云覆雨架构得恰到好处,起承转合不露痕迹,矛盾设计精巧细致,高扬着生命的主题,演绎着人生的悲欢离合,读来感人至深,于悲悯中畅想生命的旋律。悠悠此文,不可多得。感谢作者悲天悯人的博大情怀,期待更多更好的佳作问世!
2 楼 文友: 2010-04-29 19:01:54 一下午没电,进不了编辑岗位,急得我团团乱转!刚上来一看,四篇小说四万言,全由耕主你一人编完,令人钦佩,也令人羞愧难言!谢谢我们的好主编!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卢氏作协顾问,副教授。
 楼 文友: 2010-05-01 2 :50:44 小说很长,却一气看完了。真的有太多想说的话却不知道该从哪说起。似乎,什么都不需要说,因为作者都已经替我们说完了。好文,赞一声吧。
4 楼 文友: 2010-05-02 05:58:51 一个备受父母宠爱有才有貌的天之骄女,顷刻间被推到了风尖浪口:一向受人尊敬的父亲不但遭遇了婚外情,还带回了一个几岁的儿子;母亲承受不了这突然的打击,撒手人寰;而父亲也在众人的白眼与唾骂声中魂归离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向对自己爱护有加的男朋友原来接近自己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一场赌局……所有的悲伤跟痛苦像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砸向了这朵温室里的小花。面对这样惨烈的人生变故,女主人公没有被风雨所压倒,而是在昔日朋友的支持下,勇敢的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她不仅给了弟弟一个温暖的家,也同时打开了弟弟封闭已久的心门,而最终她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有了一个看似木讷其实非常体贴的爱人,有了一份本应该属于她的温暖和幸福。小说层次清晰,脉络分明,情节铺陈得当,将女主人公从一个单纯慧黠的女孩到成熟知性的女子这一过程演绎的非常逼真而灵动,应该算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感谢作者带来的如此美文。
5 楼 文友: 2010-05-02 15:16:22 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慢慢读者你的文章,读出了你的心情,读出了你承受生活所带来的痛苦,让你慢慢的变得坚强。当不幸的命运降临我们时,我们只有坚强的去对待,去顽强的抵抗。你的文章构建的很好,文章很吸引人看啊,读来感人啊。真的很喜欢。 追求文学,追求诗歌,就为自己心中的世界,QQ57 405 9
6 楼 文友: 2010-05-02 2 :0 :14 很喜欢这篇小说,所有的情节转变的那么匪夷所思,却又是那么理所当然,情节的大起大落依然让人感觉真实,得益于作者的心理描写非常到位,构思非常巧妙。在这个社会,这样的故事,或许是真实的,小三真实的存在着,婚姻确实飘摇着,孩子也许真的会面临猝不及防的巨变。
只是感觉对路风,有一点点不公平的,对她的爱,也许是起于玩笑,却演变为真实的爱情,特别到篇末,他依然那么牵挂和深爱着她。 脚踩大地,心飞高空
7 楼 文友: 2010-05-0 21:2 :56 小说开始也许有点落入俗套,后面却是异彩纷呈,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事发展,让读者深深地被女主人公的命运吸引。可爱的亮亮加重了小说的份量与价值。
8 楼 文友: 2010-06-1 09:46:46 欣赏,学习,恭喜荣登绝品。问好:端午节愉快!——木子生火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9 楼 文友: 201 -04-0 09:25: 2 路过那片风景后,我们才能找到心灵的家园,拜读!
回复9 楼 文友: 201 -04-04 12:17: 1 感谢朋友绕这么远的路光临!遥握!
10 楼 文友: 201 -08-22 17:48:14 这篇文章赚了我一桶眼泪,真的很欣赏作者的文笔,更欣赏故事的辗转迷离,愿李想今后幸福一生,问好作者! 我的梦想成为中国当代优秀女作家
回复10 楼 文友: 201 -08-22 20:19: 2 谢谢你一口气看了三篇,朋友的光临就是对我的肯定。谢谢!用法用量明确精准儿童止咳药
肝胆湿热的症状和食疗
静脉曲张疼痛怎么办呀
治口腔溃疡最好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