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马鞍山信息港 > 汽车

五大发电集团仍在望价兴叹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20 16:04:20

五大发电团体仍在“望价兴叹”

煤电关系挣扎在利益博弈中,火电一方迟迟走不出亏损窘境,新一轮电改又遥遥无期,上电价调整在争辩和质疑声中“犹抱琵琶半遮面”。目前,没有国家发改委与各地方及电力企业的证实,只见“研究”、“推进”、“讨论”,电企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望价兴叹”的局面?

近日,花旗银行发布报告指出,国家发改委于9月14日与5大电力团体代表会面,就上调七个省份的电价方案征询意见。7省包括河北、山东、山西、陕西、青海、甘肃和海南。方案建议七省火电机组上电价调升1..5分/度,平均幅度6.2%,报告同时指出这七省有机会于下月起调高电价。

今年2月,五大电力团体曾联合上书相干部门,希望能尽快调剂电价。7月底,中电联在《全国电力供需与经济运行情势分析预测报告》中指出,中部各省火电亏损严重,而上电价偏低是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9月初,5大电力集团之一的国电集团向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明确表示,集团火电经营困难,面临较大的压力。随后曹长庆回应,将考虑适时调剂电价政策。

花旗银行的这份报告,看似是电企呼吁上调电价后发改委的适时举措。然而,这项措施目前尚无权威部门出来证实,其可行性有多大,有待进一步分析。

无人证实上调消息

花旗银行的报告指出,河北、山东、山西等7省作为电价上调地区的选择标准是,这些省使用煤炭发电的范围不小于57%(水电充裕的省分则不小于51%),且该省超过70%的燃煤电厂都处于亏损状态。报告显示,发改委提议将海南和甘肃燃煤电厂的电价上调人民币25元/兆瓦时;山东、山西、陕西和青海上调人民币20元/兆瓦时;河北上调人民币15元/兆瓦时。

如此具体的上调方案,这七省的反应如何呢?

青海省有关人士表示,青海省火电企业还没有收到上电价上调的任何文件。而其余6省对此一片沉寂,均未作表态。各电力团体也未公然此次调价的具体消息,有媒体称五大发电集团对此噤声。

“要是真的上调电价,集团公司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但现在这个消息,都是大家在猜想。”山西一家火电厂的工作人员向透露。“我们是希望电价能调上去的,亏损让企业生存压力很大。”他表示。

“发改委约见5大发电集团代表征询电价方案调整的意见,只说明发改委看到了上半年国内发电集团面临着比较严峻的经营环境。”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宋智晨向表示。他同时指出,目前发改委确实是在研究上调电价,但还只处在论证当中,终究方案并没有确定,所以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

搜索发现,除了零星的消息显示,发改委目前正在斟酌和研究上调事宜,几近所有的报道都没有直接和间接引述来自官方的消息。

此时上调很难实现

“下个月启动电价调剂的可能性比较小。”宋智晨坦言。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分析师李廷也认为此举很难落实。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媒体表示,发改委此次与电企沟通的目在于为调价幅度做调研。每度电提高1..5分并不能算调剂到位,但在控制物价的背景下,只能为此幅度;若调价获通过,钢铁、电解铝、水泥等高耗能产业将受到严重的冲击。

据了解,对花旗银行报告内容持否定态度的人几乎都在考虑目前电价上调对通货膨胀的影响。国家统计局9月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至8月份,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8%,较前7个月扩大0.1个百分点。8月份CPI涨幅比7月份扩大0.2个百分点,同比上涨3.5%,环比上涨0.6%。

“统计局之所以提早至9月11号发布8月份经济数据,就是为了躲避大家对CPI的议论。可是,当时统计局的站上发布了一个消息,说提前发布是为了让大家更早地了解数据。”李廷告诉《中国能源报》。“当前通货膨胀压力仍较大,另外今夏市场煤价不仅没涨,还有所回落。”他进一步解释。

但是,花旗银行的报告仅仅针对七省区燃煤机组的上电价,没有提及终端销售电价,所以对全部国民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尚不明确。

“如果仅仅上调上电价,销售电价不变,将直接影响电企业的盈利能力,就是简单地拿电企业的盈利来弥补发电企业的亏损,这对电企业很不利。虽然上半年电企业的盈利能力要大大好于发电企业,但是在去年年底电价调整之前,电企业一直是处于亏损状态的。”宋智晨指出。他同时表示,如果在调整上电价的前提下,同时调剂销售电价,将影响全部社会的各个方面,首先是工业用电本钱增加,其次是居民生活本钱上升,最终导致的结果将是物价全面上涨以及CPI的高企,而这也是发改委为什么在上半年国内发电企业高呼涨价时没有对电价进行上调的最主要原因。

应当适时调整建议针对不同地区、产业和企业电价

电力是国民经济发展重要的资源性产品,其属性决定了价格变动的特殊性。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曾表示,2010年价格改革尤其是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工作将会稳步推动,但会结合实际的通胀预期,妥善把握价格改革的时机、节奏和力度。

“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并没有想象的那末快,斟酌的可能更多的是社会影响,对经济发展大局、对百姓生活会产生多大影响。因为通胀压力延续存在,今年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到目前也没多大消息”。李廷解释。

宋智晨也指出,电价上涨一般应当选在通货膨胀压力较小的时期内,虽然单纯的上电价上涨并不会直接拉动CPI的上涨,但电价上涨却加强了消费者对价格上涨的预期。他建议,电价调整首先最好避开3折冬夏用电高峰。虽然去年对国内各省区的上电价进行了一次调整,但是目前西部地区的电价与东部地区的电价依然有一定的差距,因此此次电价调剂的省分也多为上电价较低的省分。而对于销售电价的上调,各省可以与当下的节能减排工作相结合,任务较重的省份可斟酌对高耗能企业收惩罚性电费,对居民用电则可以尝试采用阶梯电价机制,用电多的采取高电价,用电少的则采用低电价,鼓励大家节约用电,同时避免穷人补贴富人的现象。

“电力体制改革进展太慢,使得系统内部的问题解决不了,1遇到状况总想着转嫁,问题永远解决不了。”李廷最后告知。

而宋智晨则指出,收购煤炭企业或参与控股煤炭企业,加快煤炭自给,是当下电企减少亏损、乃至扭亏为盈的最好途径。

丹媚避孕药什么时候吃有效
虫咬性皮炎起的脓包能挑破吗
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有新药了么
哪些病人不能用事后紧急避孕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